• 加载中...

大师的足迹——曾枣庄教授的研究工作道路

时间:2017年01月05日 信息来源:2009年第2期《苏轼研究》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大师的足迹

——曾枣庄教授的研究工作道路

 

刘清泉

 

曾枣庄教授的研究工作,他自己说是杂而集中。“杂”表现在古籍整理方面,主编、编纂了古代总集、类书,校点、注释了古典全集、选集以及撰写、出版了专著、论集等约30种。“集中”表现在涉及领域主要在宋代文学,特别是三苏研究方面。研究的足迹经历了由杂到集中再到杂的过程。

 

一、从研究乌托邦到研究古典文学

 

1956年高中毕业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专业。

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四川大学马列主义教研室教政治学、哲学,研究过一段时间的乌托邦。在“四清”中受批判,被逐出大学讲坛,先后到中专、中学教语文。兴趣所在,秉性难移,业余时间大多倾注在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上。即使在文化大革命中,在“等待运动后期处理”时,仍继续作读书笔记,继续写文章。在此期间,撰写了《理想与现实》、《真理与谬误》、《杜甫在四川》、《苏轼评传》等。

 

二、从研究杜甫到研究三苏

 

1972年,郭沫若出版了《李白与杜甫》,其中有扬李抑杜的倾向。为杜甫抱不平,使曾枣庄教授系统研读杜诗,边读边作笔记,最后整理成专著《杜甫传》。这是曾枣庄教授的第一部专著,更名为《杜甫在四川》于1980年出版。

1975年,“批林批孔”批苏轼,骂他是儒家、反动派、顽固派、投机派。曾枣庄教授自来喜欢三苏的为人,是绝不赞同骂苏轼是“投机派”的。投机者,迎合时势以谋取个人私利是也。在宋神宗、王安石推行新法时,以苏轼的才华,只要稍加附和,进用可必;但他却反对新法,并因此离开朝廷,投进监狱。在高太后、司马光当政时,以他们对他的器重,只要稍加附和,或稍加收敛,不要太锋芒毕露,不难位至宰相;但他却反对尽废新法,并因此而不安于朝,奔波于朝廷和地方上,“坐席未暖,召节已行,精力疲于往来,日月逝于道路”(苏轼《定州谢到任表》)。世间哪有这样不合时宜的“投机派”呢?

从此,曾枣庄教授开始了苏轼研究,1980年前后在《文学评论》等刊物上发表的《论苏轼政治主张的一致性》、《苏轼〈与滕达道书〉是忏悔书吗》等系列论文以及1981年出版的《苏轼评传》认为,苏轼一生都反对王安石变法,但他一生也都主张革新,只是具体的革新主张与王安石不同而已。他一生不仅在文学的各个领域颇富革新精神,而且在政治上也从来没有放弃过他的“丰财”、“强兵”、“择吏”的革新主张,并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巩固宋王朝的统治做了不少工作。他一生光明磊落,直言敢谏,始终坚持自己的政治主张。正如刘安世所说:“东坡立朝大节极可观,才意高广,惟己之是信。在元丰不容于元丰,在元祐则虽与老先生(指司马光)议论亦有不合处,非随时上下人也。”(宋马永卿《元城语录》卷上)他一生几起几落,但从不“俯身从众,卑论趋时”(苏轼《登州谢宣诏赴阙表》)。因此,我们不能说苏轼是什么顽固派、保守派、投机派或动摇的中间派,而应该承认他属于革新派,强调改革吏治,强调渐变,反对骤变。他根据不同时期的不同政治形势,强调的重点有所不同,而他的根本政治主张,可说一生从未“动摇”过。

为进一步研究苏轼的家学渊源,曾枣庄教授又开始研究苏洵,撰写了《苏洵〈辨奸论〉真伪考》等文,出版了《苏洵评传》。在研究苏轼的过程中,还发现苏轼兄弟在性格、诗文风格、政治主张、学术观点、文艺思想等各个方面都很不同。为了比较苏轼兄弟的异同,于是又撰写了《苏辙兄弟异同论》等文和《苏辙评传》。

 

三、从编纂大型总集到编纂大型类书

 

1984年,曾枣庄教授被调到四川大学古籍研究所负责,1985年秋开始主持《全宋文》的编纂工作。1993年基本完成了《全宋文》的校点任务,1995年基本完成了审稿工作。

1993年程千帆先生和江苏古籍出版社来信,聘曾枣庄教授为《中华大典·文学典》副主编和《中华大典·文学典·宋辽金元文学分典》的主编。在《全宋文》的校点任务基本完成后,又承担了大型类书《中华大典·宋辽金元文学分典》的编纂任务。

但曾枣庄教授深深懂得主编大型类书,比主编大型断代总集《全宋文》的难度还要大得多。《全宋文》所收集的资料已经够分散了,而《大典》资料的分散有过之而无不及。真正没有资料也好办,我没有,你也不会有。最令人担心的是自己认为没有别的资料了,读者却从一些常见书中为你指出一条或数条不应漏收的资料。而校《大典》的每条资料几乎都要找一种书,找出来往往只校几百字甚至几十字,仅找书就花了比《全宋文》多若干倍的时间。而全部资料至少死校过三次以上,工作之繁重,也一言难尽。

1997年2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华大典·文学典·宋辽金元文学分典》样书评审会和1999年10月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宋辽金元文学分典》出版座谈会上,戴逸先生几乎说了同样的话:“这本书的确好,非常有用,超过了自己的预料。《文学典》这第一炮应该说是打响了。书的最大特点是资料广博,材料丰富,大大超过了《古今图书集成》;其次书的框架比过去的书科学合理,查找容易多了;第三个特点是资料的出处标得比过去的清楚,给读者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四、研究领域的进一步扩大

 

在校点、审订《全宋文》的过程中,曾枣庄教授的研究范围有所扩大。对一些有兴趣的作家作过浅尝辄止的研究,如夏竦、二宋(宋庠、宋祁)、丁谓、欧阳修、邵雍、范镇、黄庭坚、陈师道、李之仪、苏过、晁公遡等。研究得稍稍深入一点的有:

一是辞赋、四六。曾枣庄教授在撰写《宋文通论》时,研究辞赋和四六先后发表了《论宋代四六文》、《风流嬗变,光景常新——论宋代四六文的演变》、《宋代四六创作的理论总结——论宋代四六话》、《论宋代的骚体辞》、《论宋代仿汉大赋》、《论宋代律赋》、《论宋代文赋》等专论。

二是西昆派。先后写有《西昆派的文论主张》、《〈西昆酬唱集〉的思想倾向》、《论西昆派作家群》、《〈西昆酬唱集〉诗人年谱简编》、《西昆十题》等,并在台湾丽文出版公司出版了《论西昆体》。

三是李之仪研究。撰写了《李之仪年谱》、《姑溪居士杂考》、《姑溪居士的文艺思想与创作成就》、《姑溪居士的词论与词作》等文。

四是《集部要籍概说》通过对历代别集和诗文著作的简介,提供了中国文学发展的基本线索。《宋代文学编年史》主要借鉴中国编年体史书的写法,同时汲取纪传体、纪事本末体、典章体、史赞的长处,在文学史撰写体例方面作一些尝试。

五是文体研究。写成了《〈全宋文〉的文体分类及其编序》一文,曾枣庄教授目前正在进行的工作是编、撰《中国古代文体资料汇编》、《中国古代文体学》、《中国古代文体词典》。

 

五、结语

 

曾枣庄教授从自己的研究工作中悟到:

一要有明确的研究方向。他真正开始有明确的研究方向,是在研究杜甫、三苏以后。人生精力有限,真正能在一两个研究领域有所突破,就很不错了。

二要全面占有资料。他说,我这几十年主要是在作资料员,《全宋文》、《中华大典·宋辽金元文学分典》、《三苏全书》、《苏诗汇评》、《苏词汇评》、《苏文汇评》等都是资料汇编。

三要弄清基本史实。进行作家研究,他主张从作年谱开始(如果该作家没有年谱或虽有年谱而太简略的话),对该作家的生平事迹及其作品先进行编年。他觉得只有如此,研究工作才比较扎实,不致写起文章或论著来,张冠李戴,东拉西扯。故凡他有兴趣,想进行系统研究的作家,往往先为他作年谱,除《北宋文学家年谱》所收他撰写的5种年谱外,还有好几种年谱的未完稿(《田锡年谱》、《二宋(宋庠、宋祁)年谱》、《晁说之年谱》、《释惠洪年谱》)。

 

根据曾枣庄教授《我的研究工作道路》改写


(作者:刘清泉 编辑:suxuetd)
上一篇:编外学者孔凡礼
下一篇:海外苏学专家剪影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曾枣庄教授的研究工作道路]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