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海外苏学专家剪影——第九届苏轼学术研讨会侧记

时间:2017年01月05日 信息来源:2010年第1期《苏轼研究》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海外苏学专家剪影

——第九届苏轼学术研讨会侧记

 

徐  丽

 

一九九七年,苏轼诞辰九百六十周年。九月十六日,苏轼的家乡眉山县举办了第二届东坡文化节,全国苏轼研究学会也在眉山召开了第九届苏轼学术研讨会。学术研讨会的召开,眉山三苏祠博物馆是承办单位。这次学术会规模较大,共汇集了国内苏学专家和海外苏学专家近百人,并同时召开了全国三苏遗迹遗址联谊会。研讨会期间,我在会务组接待苏学专家和全国各遗址地的代表。一日三餐、研讨会、观看演出和外出参观,我都全程陪同。这次盛会虽已过去十多年了,但给我留下的记忆仍是非常深刻,尤其是有几位来自海外的苏学专家,他们的生活趣事,令我难忘。

 

和蔼可亲的王保珍

 

王保珍是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系教授,这次学术会她是带着学生衣若芬一起来参加的。听别人说,王保珍老师没过几年就退休了,所以,一九九七年之后,就很少再参加国内的学术活动了。学术会的几天,我与王老师的接触并不多,只是留有一些印象。王老师五十多岁,胖胖的,白皙,按现在的话来讲,就是很富态。衣着讲究,每天都施淡妆。其实她的衣着打扮,跟我平时接待中所见到的台湾旅行团中的游客差不多,很难把她与学者的身份联系在一起。当然,与国内女学者们更是不一样。学术会结束后,王老师的学生衣若芬想去参观乐山大佛。也许王老师是要等学生一道回台湾,所以,她决定借机在三苏祠多呆两天。这样,馆里就安排我陪同王保珍老师了。

老师是位和蔼可亲的人,总是笑眯眯的,说话轻言细语,很温柔的。我们用了近一个下午的时间将三苏祠仔仔细细地走了一遍。在启贤堂里,王老师指着有关“苏轼研究在海外”的陈列版面,很兴奋地对我说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因为我们这个版面介绍的海外苏学专家中就有王保珍老师。她说她的朋友来三苏祠参观时看到了陈列中有她的名字,回台湾后告诉了她,还要求她请客吃饭,以示庆贺。王老师说自己能被列在海外著名苏学专家名单中,非常高兴,这顿饭理所应当是要请的,并且是丰盛的一餐。

第二天的早餐,王老师说想到街上去吃,还想逛逛眉山城。我告诉了她眉山的一些小吃,如叶儿粑、凉粉、酸辣粉等。我还问王老师,吃过云南的过桥米线没有,并给她讲了过桥米线的传说故事。王老师对故事很感兴趣,这样,我们就决定去吃米线。离三苏祠很近的上大南街有两家米线店,东端附近有一家是辜姓云南过桥米线,还有一家是王砂锅米线。最终我们选择了砂锅米线,因为砂锅米线是清汤的,煮得烫烫的软软的,更能适合王老师一些。吃过早餐,我们就开始逛街,逛了几家商店后,王老师说,想买些眉山地方特产。我们来到地方特产柜台,王老师看着眉山出产的名酒类,尤其是以三苏命名的酒特别喜欢,于是就决定给她的先生买两瓶带回去,以分享她这次来眉山的收获。王老师上飞机只能带两瓶,很遗憾不能多带。买完酒之后,我们用了更长的时间逛书店,只要是有关三苏的书籍,她全部都买了,她说这次来眉山收获很大,可算是满载而归了。

老师买了许多书,这次来开会又收到许多专家学者赠送给她的书,整理行李时,房间的床上堆了一大堆,可能有三十本左右。王老师说怕是行李超重了,带着不方便,请我帮她把书邮寄到台湾去,我爽快地答应了。王老师给了我五十元钱的邮费,她说用水运挂号邮费应该差不多够。王教师走后没两天,我把书拿到邮局去寄时,才知道眉山没有开通水运邮寄业务,而一般的邮寄至少要二个月,邮航空的费用又是水运邮寄的三倍,怎么办呢?最终我托一位在成都工作的亲戚找到能办理水运邮寄业务的邮局,再将书籍送到成都办理邮寄,邮费刚好差不多。因为上述的原因,王老师在她预想的时间里没有收到书,便打电话到馆内询问。当她知道原因后,表示非常抱歉,并表示她真诚的谢意。这件事,虽然给我带来了一点麻烦,但最终还是将接待任务划上了圆满的句号,我也很高兴。

 

不苟言笑的内山精也

 

这是一位30多岁的青年日本苏学爱好者,据说他当时还在北京的一所大学里攻读硕士或者是博士。我为什么一开始就对他留下印象呢?那是因为他是会议报到来得最晚的一位。那天,会务组负责人告诉我们,说有位日本来的参会人员要中午才能到,让我们等他来了,报到手续办完后立即到眉山宾馆午餐。这样,我与另外一位负责报到的人就在馆里等。快到中午12点,他来了。当时的内山精也,一身笔挺的灰色西服,锃亮的皮鞋,头发也打理得整整齐齐,虽然提着行李箱和公文包,看起来依然很帅气。按现在的时尚语就是酷毕了、帅呆了。一点也不像是学生,更像是日本电视剧《血凝》中看到的明星三浦友和。从内山精也来到报到处,到我们带着他到眉山宾馆,他脸上的表情始终是严肃的,没有一丝笑容。我认为,笑容是一种友善的表现,也表达着谢意。当时,我们对他的举止不太理解。到了宾馆后,他很有礼貌地点头鞠躬向我们表示了谢意。会议第三天是参观三苏遗迹中岩寺,会务组为大家准备了清凉油、风油精、藿香正气水等防暑药降温。我拿着药到每辆车上去,看看有谁需要。当我走到他的座位边时,他还是刻板严肃而礼貌的对我说了声谢谢。直到会议结束的那天,情况才有所变化。当天,许多专家学者都到宾馆大堂退房,取机票等办理自己的事情,我正巧碰见内山精也提着行李准备离开,他看见我,笑着向我点头。这是我几天来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我也用笑容回敬了他,并祝他一路顺风。后来,我才听说,在待人接物这种礼节的习俗中,日本的民族习惯,自有与中国不同的地方,尤其是对待女性。如果说对陌生女性随意地笑,那是一种轻蔑,相反,对待女性严肃认真,则表示一种尊重。看来,内山精也对我们是十分尊重的,最后的笑容就用入乡随俗来理解吧!

 

入乡随俗的保苅佳昭

 

也许我用入乡随俗这个词来形容日本学者保苅佳昭并不十分合适,从他在学术会议几天发生的有趣的事来看,还没有找到一个更恰当的词汇,但我只想把事情记下来。保苅佳昭,个头不高,戴着眼镜,看上去十分斯文,有两件事情给我印象深刻。先讲第一件,在东坡文化节期间,也就是学术会议的第二天晚上,文化节组委会安排了一场文艺晚会,晚会在部队礼堂举行,我领着苏学专家们坐车前往。会务组有专人在前面领队,我的任务是在最后收队,保证苏学专家们都顺利进场入座。当时保苅佳昭走在队伍最后面,我和另一名工作人员当然就跟在他身后,入场后也就坐在他旁边。晚会由云南歌舞团演出,那些充满云南少数民族风情的音乐舞蹈让场内响起一次又一次热烈的掌声,每一位观众都被深深地感染了。可就在这时,报幕员报出了一个新的节目,舞蹈《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我一听这个节目名,非常吃惊,吃惊的不是节目,而是我身边有一位日本学者。“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爱国的同胞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高亢的音乐声一直在耳旁响着,台上的八路军战士挥舞着大刀,变换着各种舞姿和队列跳着、舞着,日本鬼子则小丑式的在台上上窜下跳。舞蹈跳了几分钟,我和旁边的同事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去看保苅佳昭当时的表情,我只感觉他端坐着身体,一动不动地直到舞蹈结束。这种情况,至今我都感到滑稽可笑!因为演出快要结束了,我们则赶快出场在礼堂门口等待专家学者看完演出,然后送回宾馆。

第二件事情更有意思,保苅佳昭可能不是第一次来四川了,对四川的饮食习俗有一些了解,居然知道眉山有两道地方特色菜,甜烧白和咸烧白。在会议闭幕的那天,他向会务组负责人说,甜烧白他已经品尝过了,希望今天能品尝一下咸烧白。会务组负责人即向馆长做了汇报,这种小小的要求应该可以得到满足。可宾馆没有这道菜,怎么办呢?馆长让司机开车到其它饭店去找,看看什么地方有就买一份回来。可司机出门不久就回来了,说没有找到。难道眉山城里真巧今天就没有一家饭店有这道菜吗?会务组负责人与司机再次开车到城里去找,很快,一份冒着热气、散着香味的咸烧白摆在了保苅佳昭面前。虽然我当时没有看见他享受美味时的表情,但我想他应该是十分满意的。眉山人尽地主之谊的热情他总会体会到吧!

 

徐丽,眉山三苏祠博物馆副研究馆员。


(作者:徐 丽 编辑:suxuetd)
上一篇:曾枣庄教授的研究工作道路
下一篇:孔凡礼苏学研究概述 石钟扬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海外苏学专家剪影]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