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赏析

时间:2017年05月29日 信息来源:转自孔凡礼、刘尚荣选注《苏轼诗词选》(插图版),中华书局2009年版,第213-214页。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赏析

 

孔凡礼

 

    缺月挂疏桐[1],漏断人初静[2]。谁见幽人独往来[3],飘渺孤鸿影[4]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5]。拣尽寒枝不肯栖[6],寂寞沙洲冷。

 

注释

[1]疏桐:枝叶稀疏的梧桐树。[2]漏:漏壶,古代计时器。东汉时,“漏,以铜受水,刻节,昼夜百刻”(许慎《说文》)。漏断:这里指夜深。[3]幽人:一指隐居起来不问世事的高尚之士,一指幽囚之人(引申为含冤之人或幽居之人)。此处用后一说,言自己被贬逐到黄州,是含冤幽居之人。[4]缥缈:高远隐约的样子。[5]省:了解,体察。[6]拣:选择。

 

此词咏物抒怀,自比孤鸿,作于元丰三年(1080)初到黄州之时。

上片由鸿见人。首句一个“缺”,一个“疏”,为全词定下了低沉的基调。次句的“断”,加重了这个低沉。首句写了空间,次句写了时间。第三句点了人。广野深夜,一位幽人,独自在月下徘徊,走去走来。“谁见”?没有人见到,只有下句说到的失了群的孤鸿从这里飞过,那么,见到这位幽人的,只能是孤鸿。这一句,同时点到了鸿。第四句写孤鸿时,只是说它隐隐约约地留下了影子。这就补充说明了月光不十分明晰,到底是“缺月”。这样一来,幽人和孤鸿就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自相呼应。他和它生活在同一空间,同一时间,有相似的遭遇。由鸿之“孤”,反衬幽人之“独”。

下片言人见鸿。首句云“惊起”,又云“回头”。谁“惊起”?谁“回头”?没有说,显然是指“鸿”。孤鸿虽被惊起,却迟迟不愿离去。鲜明的外部动作暗示着不平的内心世界,因为孤鸿很长时间以来,积下了很多很深的怨恨,没有人能理解、能体察、能慰安,只能离去。它仍孤高自傲,不肯栖息树林里的高枝,宁愿到沙洲上去度过寒冷和寂寞。那里却哭得多啊。

在苏轼的词作中,此词别具一格,寓意深刻。九百多年来,有着广泛的影响。关于该词主旨及创作背景,一直存在争议。黄庭坚以为“语意高妙”,“似非吃烟火食人语”,超尘脱俗。要之,词中之人似鸿,鸿似人,非鸿非人,亦人亦鸿。语语双关,格调奇俊。

转自孔凡礼、刘尚荣选注《苏轼诗词选》(插图版),中华书局2009年版,第213-214页。

 

孔凡礼,著名苏轼研究学者,中国苏轼研究学会顾问。

(作者:孔凡礼 编辑:suxuetd)
上一篇:《超然台记》赏析
下一篇:苏轼文《记游定惠院》解读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赏析]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