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四大为坐榻 ——《云居了元禅师》赏析

时间:2017年07月05日 信息来源:选自周裕锴著《百僧一案——参悟禅门的玄机》,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8月第1版。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四大为坐榻

——《云居了元禅师》赏析

 

周裕锴

 

师一日与学徒入室次1,适东坡居士到面前2。师曰:“此间无坐榻,居士来此作甚么?”士曰:“暂借佛印四大为坐榻3。”师曰:“山僧有一问,居士若道得,即请坐;道不得,即输腰下玉带子4。”士欣然曰:“便请。”师曰:“居士适来道,暂借山僧四大为坐榻。如山僧四大本空,五阴非有5,居士向甚么处坐?”士不能答,遂留玉带。师却赠以云山衲衣6

——《五灯会元》卷十六《云居了元禅师》

 

1.学徒:参学之徒,学禅的人。次:时候。

2.适:正好。东坡居士: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北宋著名文学家。中年后好佛教,《五灯会元》卷十七将他归为临济宗黄龙派东林常总禅师的法嗣。

3.四大:指身体。佛教认为人身由地、水、火、风四大元素组成,称为四大。《圆觉经》曰:“我今此身四大和合,所谓发毛、爪齿、皮肉、筋骨、髓脑,垢色皆归于地,唾涕、脓血、津液、涎沫、痰泪、精气、大小便皆归于水,暖气归于火,动转归于风。”

4.玉带子:玉饰腰带,为官员的服饰。

5.五阴:又称五蕴,即色(形相)、受(情欲)、想(意念)、行(行为)、识(心灵)。

6.衲衣:禅僧穿的衣服。

 

苏轼中年贬谪黄州之后,潜心佛教,自号东坡居士。所谓居士,就是不出家的奉佛人。苏轼极其聪明而且善于嘲谑,除了诵经坐禅,也从禅宗那里学了些斗机锋的本事。遇到冒牌的和尚,他几句话就会使对方露出马脚,狼狈不堪。然而,在禅宗的高僧面前,他却常常甘拜下风。比如有一次,他听说荆南玉泉寺的承皓禅师很会谈禅,无人能敌,就微服前去求见,打算和承皓比试比试,承皓问:“尊官高姓?”苏轼回答说:“姓秤,乃秤天下长老的秤。”承皓喝了一声,说:“且道这一喝重多少?”苏轼答不上来,只得行礼尊拜(见《五灯会元》卷十七《内翰苏轼居士》)。

这则公案中苏轼也是斗机锋的落败者。佛印,法名了元,是云门宗的和尚。苏轼在黄州的时候,佛印住持庐山归宗寺,经常书信往来。苏轼曾用拾得的美石给佛印设供,并写了一篇有名的散文《怪石供》。后来佛印移居镇江金山寺,苏轼路过谒见,于是就有了这则公案。

在佛印的方丈中,没有苏轼的座位。苏轼开玩笑说:“我暂时借您的四大坐坐。”意思是要坐在佛印身上。佛印便顺势要求苏轼回答问题,回答得出就请坐身上,回答不出就输玉带。苏轼同意了。佛印说:“您刚才说,想借我的四大为坐榻。但是我这样出家的和尚,四大皆空,既然是空的,您又坐到什么地方呢?”苏轼答不出来,输了玉腰带。

按照佛教的观念,人身为四大和合而成,是虚假的妄身,四大离而幻灭。五蕴也是如此,《增一阿含经说》:“色如聚沫,受如浮泡,想如野马,行如芭蕉,识为幻法。”真正的学佛者就是要断除妄想,觉悟到四大本空,五蕴非有。苏轼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但他既然说的是借“四大”为坐榻,而不是借身体为坐榻,当然也就无法坐在“本空”、“非有”上面了。

 

周裕锴,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苏轼研究学会会长。选自周裕锴著《百僧一案——参悟禅门的玄机》,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8月第1版。


(作者:周裕锴 编辑:suxuetd)
上一篇:苏轼文《记游定惠院》解读
下一篇:以平常之景,寄无穷之情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四大为坐榻 ——《云居了元禅师》赏析]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