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苏轼的人间情怀》序

时间:2017年09月05日 信息来源:《苏轼的人间情怀》序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苏轼的人间情怀》序

 

周裕锴

 

  一个伟大的作家就像大海,任你怎样探测都难以穷尽。中国古人把苏轼的书写称为“苏海”,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所以,尽管历代已有大量的注释和评论资料,当今学界已有汗牛充栋的论著,人们仍不敢声称苏轼研究已经终结,仍不敢说某本著作已经叹为观止。谁能像坎井之蛙那样无视大海的浩渺呢?

 我已经领略过不少当代学者宏文巨著中的妙语高论,然而当今天阅读喻世华先生《苏轼的人间情怀》书稿时,仍然有一种兴奋的感觉。仅仅在几天前,我刚修改完成一篇演讲稿《杜甫诗中的儒家情怀及其思想渊源》,其中一部分谈及杜甫的仁爱之情,爱妻子、爱儿女、爱弟妹、爱朋友、爱邻居,以及由此推广的爱物之情。因而,喻先生书稿的书名和目录首先就引起我的共鸣。

 在人们的心目中,苏轼的气质更接近李白,天马行空,自由奔放,豪气干云,潇洒旷达。早在北宋,苏轼同时代或稍后的文士,就已把他比作像李白一样的“谪仙”。比如,黄庭坚就说:“尝有海上道人评东坡,真蓬莱、瀛洲、方丈谪仙人也。”(《题东坡书道术后》)且把苏轼与李白相提并论:“不见两谪仙,长怀倚修竹。”(《次苏子瞻和李太白浔阳紫极宫感秋诗韵追怀太白子瞻》)而宋人往往直接称苏轼为“苏仙”,比如黄庭坚诗“还作遨头惊俗眼,风流文物属苏仙。”(《次韵宋?宗三月十四日到西池出遨》)范成大诗:“苏仙上宾天,妙意终难陈。”(《夜行上沙见梅记东坡作诗招魂之句》)朱熹诗:“罗浮山下黄茅村,苏仙仙去余诗魂。”(《与诸人用东坡韵共赋梅花》)他们有时甚至用“似非吃烟火食人语”来评价苏轼的《卜算子 缺月挂疏桐》(《黄庭坚《跋东坡乐府》),仿佛苏轼真是超然物外、飘飘欲仙的人物。

 然而,苏轼的另一种气质可能被人们稍稍忽视,即他与杜甫精神相通的人间情怀。李白在《月下独酌》中想象的是与明月“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的共盟,向往“无情”;苏轼在《水调歌头》中表达的却是“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的留恋,“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愿望,叹息“有恨”。归根到底,苏轼绝非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中人,而是像杜甫一样能在充满温暖的人世间获得慰藉,像杜甫一样爱妻子、爱儿子、爱兄弟、爱朋友、爱邻居,甚至将博爱推及草木鱼鸟。

 正因如此,当我看到喻世华先生大著的书名时,首先感到这是一个很新的角度,向我们展示苏轼伟大灵魂中潇洒旷达之外的另一面———“人间情怀”。当然,在此前研究苏轼的论著中,也有学者注意到这方面,特别是苏轼与苏辙生死不渝的兄弟情谊,“夜雨对床”的温暖场景,但是就整体而言,苏轼的人间情怀这个论题,涉及者并不多见。在我看来,喻先生大著对苏轼人间情怀的研究比此前的论著都更集中、更全面,因而也就更深入、更精当。

 喻先生把苏轼的“人间情怀”按心理学的类型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先赋性”的情感,即源于地域、家族、血缘关系的家园情怀;第二种是“选择性”的情感,即在人世间复杂关系中选择性交际产生的情感;第三种是“业缘”的关系,即仕途官场上与同僚,甚至政敌之间产生的各种复杂情感,如王安石、司马光、章,以及仕宦贬谪各阶段的淑世情怀。虽然“业缘”二字的概括尚可商榷,然而不管怎么说,这三种分类可以说比较科学地划分了“人间情怀”的不同层次和特点。

 家园情怀正可以把苏轼与李白这样的谪仙人区别开来。当今有地方政府为李白的故乡所在地争得不亦乐乎,而苏轼的故乡却没有任何争议,因为在他的诗、词、文中到处都可看到“剑外思归客”的形象,到处都能听到“归去来兮,万里家在岷峨”的主旋律。当然,苏轼也会把他做官、贬谪之处暂时当作故乡,但那是“此心安处即吾乡”的安慰,是家园情怀的移植和延伸。喻先生用竭泽而渔的方式,叙述了苏轼在仕宦生涯的每一处任所、贬所留下的思乡诗词,让读者感受到苏轼非同寻常的强烈的故园情。

 最值得称道的是喻著中关于苏轼与王闰之夫妻情的考察,一反学界只关注王弗、王朝云的现象,以苏轼自身作品及宋人记载为例,论证了夫妻二人之间平淡真挚、伉俪情深的事实。其考证之严谨,解读之准确,分析之细密,都不由使人击节称赏。这是本书的一个创新点,而且此创新是建筑在公允平实的考证之上。相类似的创新点在喻著中还有不少,如同乡情、患难情、方外情等部分都有精彩论述。

 本书还有个特点,就是结构严密,设置合理,各部分章节之间条理分明,织就一张苏轼情感关系的大网,由此网状结构得以窥见苏轼文学作品表现出来的内心世界。总之,学术性和趣味性相结合,是本书的特点之一,读者自然会于此欣然一笑,用不着我饶舌。

 喻先生为四川人而在镇江供职,正如当年乡先贤东坡先生留迹润州。润州作为宋代两浙路的重镇,地处交通要冲,苏轼多次来往于此,留下大量作品。喻著的第四部分专门考察苏轼的润州情怀,是本书最有特色的部分。喻先生吸取学界已有成果,集中论述苏轼与润州一些士人与僧人的关系,如柳氏三代、刁氏两代、苏颂、王存、沈括、米芾、佛印等等,恩怨情仇,纠葛交集,都是有趣的学术课题,而其中包含的地方文化特色也值得称道。当然,除了苏颂之外,润州的苏坚、苏庠父子与东坡的关系,似乎也值得一提。

 我与喻先生有数面之交,同为蜀人,都是七七级大学生,并皆为苏轼的崇拜者。喻先生来函嘱我为其大著作序,一方面是乡情难以推却,另一方面更因其书颇有可观之处,故不揣浅陋,略作数言于篇首。希望喻先生再接再厉,在“苏海”中拾取更多艺术文化的美丽珍贝。

丁酉春二月华阳梦蝶居士周裕锴谨识于川大江安花园锅盖庵

 

周裕锴,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苏轼研究学会会长。


(作者:周裕锴 编辑:suxuetd)
上一篇:小说家的学者笔法
下一篇:《苏诗补注》整理说明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苏轼的人间情怀》序]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