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以平常之景,寄无穷之情 ——苏轼《少年游》(去年相送)解析

时间:2017年09月05日 信息来源:原创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以平常之景,寄无穷之情

——苏轼《少年游》(去年相送)解析

 

喻世华

 

去年相送,余杭门外,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

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恰似嫦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

这是苏轼熙宁七年(1074)四月在润州写给杭州的王闰之的一首词。与苏轼写给王弗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写给王朝云的《西江月·玉骨那愁瘴雾》相较,人们对该词的关注显然少得多。查“中国知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专文进行评介。但这首词在《东坡乐府》中,无论就其艺术表现手法还是就其表达的思想情感看,无疑都是上乘之作,值得认真分析。

首先,就艺术表现手法说,主要表现在构思的精巧以及意象的营造上

其一,构思精巧

关于该词的写作,王文诰《苏诗总案》卷十一对此词作了说明:甲寅(熙宁七年)四月,有感雪中行役作。公(苏轼)以去年十一月发临平(镇名,在杭州东北),及是春尽,犹行役未归,故托为此词。苏轼到常润赈灾,从熙宁六年(1073)十一月余杭离家,熙宁七年(1074)正月到润州丹阳,一直到熙宁七年(1074)四月才离开润州,六月回到杭州。在润州逗留了四个月,在此期间写作了大量思乡、思亲、怀归的词作,比如,《行香子·携手江村》(又名“丹阳寄述古”)、《昭君怨·谁作桓伊三弄》(又名“金山送柳子玉”)、《蝶恋花·雨过春容清更丽》(又名“京口得乡书”)、《醉落魄·轻云微月》(又名“离京口作”)、《卜算子·蜀客到江南》(又名“自京口还钱塘,道中寄述古太守”)。《少年游·去年相送》(又名“润州作代人寄远”)与前述诸词写于同一时期,主题也大致相近,是苏轼有感于行役之苦而怀恋杭州及其家小而作的作品。

该词的巧妙在于,作者思念在杭州的闰之,却从闰之的角度写闰之思念自己。苏轼用“代人寄远”的形式,借思妇想念行役在外的丈夫的口吻来表达自己的思归之情。这种代言体虽是传统写法,却别有情趣。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代言体一般所代的对象是歌儿舞女,而本词所代的对象是深爱自己的妻子,旧瓶中装了新酒;二是代言体一般虽代对方所写,但其中隐隐约约、或多或少有“我”的影子,如屈原的《山鬼》“子慕予兮善窈窕”,杜甫的《月夜》“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仍是从自己着笔,而本词完全是代对方来写,没有作者自己的参与。这是该词与同类词最大的区别,显示了构思的奇特与精巧。

其二,意象营造

意象营造,是诗词的核心。以丰富的用典以及贴切的修辞营造意象,是《少年游 去年相送》的又一特色。

上阕6句26字,前3句巧妙地运用了蒙太奇手法,短短13个字剪辑出了一幅雪中送行图:送行时间——“去年相送”,送行地点——“余杭门外”,分别时的环境——“飞雪似杨花 ”。后三句与前三句对举,同样点明时间——“今年春尽,地点——“家,环境——“杨花似雪,但去年送别的丈夫犹不见还家。在看似平常的叙述中,作者采用连环喻——“飞雪似杨花”“杨花似雪”,营造了“飞雪”“杨花”两个意象,不但巧妙交代了时间的转换,而且包含了大量用典,这其中有《世说新语·言语》的影子:谢安问“白雪纷纷何所似”,侄儿谢朗答:“撒盐空中差可拟”,侄女谢道韫说,“未若柳絮因风起”;有杜甫《丽人行》的影响:“杨花雪落覆白蘋”;有范云、何逊《范广州宅联句》痕迹:“洛阳城东西。却作经年别。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更有《诗经·小雅·采薇》的意涵: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作者以思妇的口吻,诉说亲人不当别而别、当归而未归。前三句把分别的时间与地点说得如此之分明,说明夫妻间无时无刻不在惦念对方。大雪纷飞本不是出门的日子,可是公务在身,不得不送丈夫冒雪出发,这种凄凉气氛自然又加深了平日的思念。原以为此次行役的时间不长,当春即可还家,可此时春天已尽,杨花飘絮,却不见人归来,不能不叫人牵肠挂肚。“雪似花”“花似雪”,比拟工整,用典贴切,去年在扬花般的飞雪中送你,此刻在飞雪般的扬花中盼你。作者利用送别和作词时两个季节典型景物互拟的特点,在对比中表现时间的推移和思念的缠绵,洁白的雪花和纷扬的扬花象征着情思,回环往复的修辞则增强了韵味,意象的营造可谓推陈出新。

如果说上闕主要是叙事,景中含情;那么下闕则主要是抒情,情中有景。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寂寞中的思妇触景伤怀,希望借酒浇愁,邀月共饮,卷起帘子引明月作伴,可是风露又透过窗纱乘隙扑入襟怀,让其倍感凉意。“恰似嫦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 思妇恰似月宫中的姮娥,孤寂地思念丈夫后羿,月光却照着画梁上成双成对的燕子,彷佛偏爱它们。如果说,上闕主要是采用连环喻为读者营造“雪似花”“花似雪”的意象以表达相思,那么下闕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运用反衬手法围绕明月营造的思妇、姮娥、双燕三个意象。其反衬手法的运用之妙,显示了苏轼高超的写作技巧:首先,将姮娥与思妇类比,以虚衬实,以虚证实,以此衬托思妇的孤寂无伴;第二,用双栖燕反衬出单栖人的思念之苦,既用月照梁上双燕相伴的画面反衬出天上孤寂无伴的姮娥,也用月照梁上双燕相伴的画面反衬出梁下孤寂无伴的思妇的孤苦、凄冷。从双栖燕反衬出单栖人已是一种纤巧的联想,而月中孤独的嫦娥只垂爱于成双成对的梁上燕而不顾怜空闺独守之人,就更是一种绮思妙想了,其表现力远胜于一大段思妇的内心独白。这一系列意象蕴含了大量典故,这其中有李白的《月下独酌四首》之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有《淮南子·览冥训》:“弈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之,奔月宫”,有李商隐的《嫦娥》:“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有沈佺期的《独不见》:“卢家少妇郁金堂,海燕双栖玳瑁梁”。反衬手法与用典都围绕明月下“燕子双栖”这个中心意象,以突出思妇的孤寂之感,情景水乳交融,用典丰富而不露斧凿痕迹。

《少年游·去年相送》就其构思的精巧、意象的营造上看,用典丰富,修辞手法贴切,显示了高超的艺术手法,实为苏词的上乘之作。

其次,就思想内容说,词中表现的深婉的夫妻情深,可以纠正人们对苏轼与王闰之感情的误解。

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曰:“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就其本质来说,诗词与其他文体的最大区别在于情。《少年游·去年相送》之所以产生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之所以能够深深打动读者的心魂,除了艺术表现手法的高超外,关键在于苏轼与王闰之相互之间伉俪情深,平时有着深切的了解,苏轼也就能够从闰之的角度表现这种缠绵的相思之情。这从一个侧面可以纠正人们对苏轼与王闰之感情的误解。

事实上,人们对苏轼与王闰之的感情是存在诸多误解的,王闰之因此一直受到研究者冷落。如史良昭在其《浪迹东坡路》对王弗、朝云都有专章描述,对王闰之则是一笔带过;吴越在其《苏东坡的杂耍人生》中以“苏东坡两任妻子,和哪个感情最好”为题,认为“两任妻子,在苏轼的心目中肯定是有所偏颇的”。钟莱茵更进一步说,苏轼对前面两位夫人,感情平平淡淡,诗人为她们献上的作品仅一二篇。如果到“中国知网”去查一下近十年关于苏轼研究的文章,也大多是有关王弗、王朝云的研究论文。在人们的印象中,王弗、王朝云是苏轼的红颜知己,苏轼曾为她们留下脍炙人口的诗词,王闰之则相对受到冷落。《少年游·去年相送》表现的这种刻骨铭心的思念,正是苏轼与王闰之夫妻情深的见证。这与苏轼对王弗“十年生死”“年年肠断”的无尽相思,与苏轼对朝云“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的哀痛以及“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的情怀相比,给人的审美享受当然有所不同。苏轼写给王弗、王朝云的词是在特定情况下写的——王弗、王朝云去世后所写,而《少年游·去年相送》表现的是夫妻日常生活中的一个片段——一份爱和情的缠绵相思。通过对《少年游·去年相送》的分析,或许可以纠正人们对苏轼与王闰之感情的误解。

 

喻世华,《江苏科技大学学报》编审、副主编。


(作者:喻世华 编辑:suxuetd)
上一篇:四大为坐榻 ——《云居了元禅师》赏析
下一篇:把酒凄然北望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以平常之景,寄无穷之情]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