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苏诗补注》整理说明

时间:2017年10月08日 信息来源:转自2014年第3期《苏轼研究》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苏诗补注》整理说明

 

王友胜

 

关于苏诗的注释,宋代即有四家注、五家注、八家注、十家注,然收录全、流传广、影响大者主要有南宋中期施元之、顾禧、施宿合撰的《注东坡先生诗》42卷,旧题《王状元集百家(诸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25卷,清代邵长衡等的《施注苏诗》42卷,查慎行的《补注东坡先生编年诗》50卷,冯应榴的《苏文忠诗合注》50卷,王文诰的《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46卷等五种,其中最早被整理的是王文诰的《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由孔凡礼校点,中华书局1982年出版,题名《苏轼诗集》。由于中华书局在出版界的崇高地位,此书流播极其广泛,近三十年来,学界征引苏诗多以《苏轼诗集》为据。然王文诰的注释极其粗疏、简略,多抄撮前人旧注而成,本人已于拙著《苏诗研究史稿》(岳麓书社2000年版)第六章第六节“王文诰与《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中予以批驳,实则查、冯二氏之注远比王文诰的注释要精审得多,其详可参拙文《论〈苏诗补注〉的文献诠释与历史价值》(《文学评论》2008年第3期)、《冯应榴与〈苏诗合注〉》(《文学遗产》2000年2期)。冯注已有黄任轲、朱怀春二人校点之《苏轼诗集合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该书出版时,应出版社之约,本人曾撰写出版意见予以推荐。查注则迄今无人整理,偶有征引,亦多以《四库全书》本为据。

《苏诗补注》的版本并不复杂,主要有稿本《苏东坡先生编年诗补注》五十卷(残十卷)、清康熙四十一年香雨斋刻本《东坡先生编年诗补注》五十卷、乾隆二十六年查开香雨斋刻本及其相关批点与校跋本、《四库全书》本等,此次整理,我们所做的工作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关于标点。我们对全书统一做了新式标点,原本为竖排,整理本改用横排,便于今人阅读。查注的引文多数仅撮述大意,故整理本未加引号,也未核对原文;但引文中还有引文,或引文后还有其它注语,则加引号,以示区别。

第二,关于校对。整理本以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1979年影印之乾隆二十六年查开香雨斋刻本《东坡先生编年诗补注》(50卷)为工作底本,同时参校它书,对少数明显错误,且影响阅读的地方作了文字上的校勘,径予改正,未出校语。如查本《谢运使仲这座上送王敏仲北使》一诗“人非雁南翔”,当作“人北雁南翔”,径改;所附李行中《自题醉眠亭》一诗, “代枕”当作“伏枕”,径改。部分和陶诗,查本错以引(序)为题,整理本参校它书,作了补充,引(序)则移录于诗题下。少量诗题,查本仅用简称,如卷四四《赠龙光长老》,整理本恢复了全称《东坡居士过龙光,求大竹作肩舆,得两竿。南华珪首座,方受请为此山长老。乃留一偈院中,须其至,授之,以为他时语录中第一问》。其它大量异文,因不影响文意,则不作改动,以存原貌。这样做一则因为此本较早,错误本来就不多,二则免得徒增篇幅。整理本采用繁体字排版,对原本出现的古体字、通假字及大量不常用的异体字均改为正体字,如“筭”改为“算”, “蚤”改为“早”,“氷”改为“冰”。异体字仅具有正体字的部分义项,或同一正体字的几个异体字意义不同时,则保留异体字,以免引起歧意。原本有文字缺漏的,整理本依它书作了补充,以括号标示。

第三,关于查氏校勘。原本诗题及诗中所夹杂的查氏的大量校语,或校异同,或校是非,少量校语还提供了校勘依据,具有较大的文献价值,整理本将查氏的校语统一移于诗后,专设校记一栏,予以保留。

第四,关于原本注释。原本查注所释语词单独立目,排列在诗后,然双行小字,难于认读;大量的“公自注”则夹杂在正文中或诗题下,此次整理则全部移于诗后,并予标注,以求醒豁。若同一语词,既有查注,又有苏轼自注,则将自注列于查注后,且以“公自注”标示,以免混淆。个别地方查氏对苏轼自注还做了注释,原本单独立目,整理本则将查注与“公自注”合并为一个注释,查注另起一行排版,以示区别。有些诗题既有题下注,又被单独立目予以注释,分置两处,整理本则合为一目,语词注释在前,题下注置后,另起一行排版。 诗题与诗句只有一个注释,则标码置于题后或诗句后,若有两个甚至多个注释,则前面的标码放在所注语词的右上角,最后一个标码置于题后或诗句后。

第五,关于查氏按语。原本查氏的按语多数以大字列于注后,但也有一些按语明显是对全诗的解释,原本却错与最后一个注释混在一起,整理本专设“慎按”一栏,对以上两种内容集中收录。全书有极少量查慎行之侄查开整理出版时增加的按语,则以“开按”标注,以示区别。注文中查氏对某个语词注释时所做的按语,则保留原处。原本有些卷次在卷首有对整卷诗所做的按语,整理本仍置原处。

第六,关于原本附录。原本所附唱和诗及考辨性按语,均予保留,诗歌作者多称字号,整理本一律改为正式姓名。原本唱和诗多无标题,整理本则检原集或依《全宋诗》予以补充,以便读者查对;少数诗查氏在按语中注明了诗题的,则以查注为准,不再补充诗题。原本卷首附有《宋孝宗御制苏文忠公集序并赞》、《补注东坡先生编年诗例略》、《东坡先生年表》、《补注东坡先生编年诗目录》、《补注东坡先生编年诗采辑书目》及《续采书目》,今依古籍整理著作惯例,将《年表》、《采辑书目》与《续采书目》移于书末,其它内容仍置卷首。《年表》在原本中用标格排版,整理本改为今通行文本格式。

第七,关于查注引征书目与诗文。据原本所附《补注东坡先生编年诗采辑书目》及《续采书目》,查注所引古书凡632部,实际所引书恐怕还不只此数。查氏引征这些古书时多用简称,且多不注明作者及卷次,所引征的诗文虽有作者,但题目亦多简称,如将《题杜子美桤木诗后》简写为《题少陵诗后》,为省篇幅,我们整理时仅对书名统一改用全称,对一些不常见的书补充了作者,如将《诗》改称为《诗经》,《后汉》改称为《后汉书》。其它则一任其旧。

第八,关于目录与索引。依查本原貌,整理本目录中对唱和诗没有单独立目,而是括注于原题后。我们编制了全集篇目笔画索引,附于书后,以利读者检索。

本书为教育部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2003年立项资助项目的最终成果。课题在立项时,得到了南京大学周勋初先生、武汉大学宗福邦先生等诸多前辈学者的大力支持;在整理此书过程中,我的研究生雷艳平、李靓、祖月、田小林(2007级)为该书标点,刘丽娇(2008级),吴春秋(2009级),拙荆彭文静为该书排版做了大量工作,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在此,谨表谢忱。凤凰出版社责任编辑李相东博士极力引荐此书出版,多次督促我的工作,在编校此书时又发现、指出了不少疏误,也一并表示感谢。由于本人水平有限,兼之时间仓促,书中肯定还存在或这或那的问题,敬请广大读者不吝赐教。

 

王友胜,湖南科技大学教授、成人教育学院院长,中国苏轼研究学会常务理事。转自2014年第3期《苏轼研究》。


(作者:王友胜 编辑:suxuetd)
上一篇:《苏轼的人间情怀》序
下一篇:《苏轼诗词写意》读后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苏诗补注》整理说明]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