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苏东坡的海南功业之综论

时间:2017年11月05日 信息来源:转自2017年第1期《苏轼研究》。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苏东坡的海南功业之综论

 

李景新

 


内容提要  在《自题金山画像》中苏东坡把自己的功业定位在黄州、惠州、儋州,他贬谪到这三地长达十年之久。在这十年中,他的政治生命被剥夺,政治理想完全破灭,然而他的许多文学艺术的创作成就和学术成就也是在这三个地方建立起来的。本文从海外文章之宗:苏东坡居儋期间的个人成就;风开溟南:苏东坡在海南文化教育发展史上的崇高地位;东坡书院与五公祠:苏东坡留下的宝贵遗产;流风遗韵惠千秋:东坡文化在现代文化建设中的价值四个方面出发,力求就苏东坡在海南的功业进行一个比较全面的论述。

关键词  苏东坡  海南  功业

    

苏东坡自海南北归,至真州(今仪征市),登金山妙高台,见壁间李公麟所画东坡像因题六言诗于其上: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1〕2641

这是人们常常引用的一首诗。虽然苏东坡把自己的功业定位在黄州、惠州、儋州,但是事实上诗中的感情是复杂的。他的一生被政治风浪抛来抛去,没有自由,随时有倾覆的危险,而最严重的就是被贬谪到这三地,总计长达十年之久,他的政治生命在这十年中被剥夺,他的政治理想完全破灭。从这个意义上看,此诗的前两句可谓实写。与之相照应,诗的后二句不免包含有一些反讽自嘲的意味。这首诗实际上带有浓重的悲剧色彩。

但是,我们说含有一定的“自嘲意味”,并不是否定其“正面定位”的意义。苏东坡总结一生经历,看到了他在这三个地方的生活必将对三地产生巨大的影响。事实上,他个人的许多文学艺术的创作成就和学术成就也是在这三个地方建立起来的。经过九百多年历史的证明,苏东坡在这三地所做出的历史功绩,确实非常突出,对区域文化的影响力,也比其他地方更加深远。

本文就苏东坡在海南的功业进行一个比较全面的论述。

 

一、海外文章之宗:苏东坡居儋期间的个人成就

 

首先,苏东坡居儋三年,自身在学术、文学理论、文学创作、书法创作等方面做出了重要成就。

(一)学术著述

北宋儒学门派纷呈,主要有洛学、川学、朔学、新学四派,其中蜀川学派的代表人物为苏轼、苏辙兄弟。作为北宋儒学一派的最重要的代表人物,苏东坡的主要思想凝聚在《易传》《书传》《论语说》之中,这三部书代表着苏东坡一生在学术方面的最高成就。对于苏轼的学术渊源和学术成就,苏辙记载曰:

公之于文,得之于天,少与辙皆师先君。初好贾谊、陆贽书,论古今治乱,不为空言。既而读《庄子》,喟然叹息曰:“吾昔有见于中,口未能言,今见《庄子》,得吾心矣。”乃出《中庸论》,其言微妙,皆古人所未喻。尝谓辙曰:“吾视今世学者,独子可与我上下耳。”既而谪居于黄,杜门深居,驰骋翰墨,其文一变,如川之方至,而辙瞠然不能及矣。后读释氏书,深悟实相,参之孔、老,博辩无碍,浩然不见其涯也。先君晚岁读《易》,玩其爻象,得其刚柔远近、喜怒逆顺之情以观其词,皆迎刃而解。作《易传》,未完。疾革,命公述其志。公泣受命,卒以成书,然后千载之微言,焕然可知也。复作《论语说》,时发孔氏之秘。最后谪居海南,作《书传》,推明上古之绝学,多先儒所未达。既成三书,抚之叹曰:“今世要未能信,后有君子当知我矣。”2〕1126~1127

这段文献告诉我们如下信息:第一,苏轼博学,儒释道兼通,而学术著述所用力之处则在儒学方面,学术著述的成就主要体现于《易传》《书传》《论语说》三书。第二,三书著述的起因,《易传》乃是受父命而继作,《书传》《论语说》则是受父命的启发而作,三书完成,则等于完成了父亲的学术夙愿。第三,三书的宗旨,乃是为了知千载之微言、发圣人之密旨、明上古之绝学。第四,《书传》写作于贬居海南时期;第五,苏轼对自己的学术成果十分自负。

三书开始写作,是在贬谪黄州时期,他曾写信给滕达道曰:“某闲废无所用心,专治经书。一二年间,欲了却《论语》、《书》、《易》”。(《与滕达道六十八首》二十一3〕1482)可见他最初打算一气呵成。但是政治风波使他身不由已,一直没有顺利完成。自海南北归途中,他写信给郑靖老曰:“但草得《书传》十三卷,甚赖公两借书籍检阅也。”(《与郑靖老四首》三3〕1675)又写信给李端叔曰:“所喜者,海南了得《易》、《书》、《论语》数十卷,似有益于骨朽后人耳目也。”(《答李端叔十首》三3〕1540)元符三年(1100)四月,他在儋州为三部书写了跋:

孔壁、汲冢竹简科斗,皆漆书也。终于蠹坏。景钟、石鼓益坚,古人为不朽之计亦至矣。然其妙意所以不坠者,特以人传之耳。大哉人乎!《易》曰:‘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吾作《易》、《书传》、《论语说》,亦粗备矣。呜呼!又何以多为!

——《题所作书易传论语说》3〕2073

可见,直到儋州时期,才著述了《书传》,修订了《易传》和《论语说》。

苏东坡对这三部书十分看重。北归之时,他始终把这三部书带身边。他也知道现在拿出这三书的危险性,所以在去世之前,他把这三部书稿交给老友钱济明,嘱咐他说:“愿勿以示人,三十年后会有知者。”

综上所述,苏东坡一生学术上最重要的成果,是在儋州最终完成的。

(二)文艺理论

苏东坡是我国文学艺术理论批评史上的一个大家。在海南期间,苏东坡在文学批评方面做出了重要成就。

首先是淡远型诗美理想的完善。苏东坡才华如海,性格豪放,早年所形成的豪横超迈、峥嵘绚烂成为他文学创作的主要审美风格。随着经历、心境、人生观等方面的变化,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美学风格——也就是“淡远型”的风格,成为他晚年追求的最高境界。对于淡远型诗美的思考并不是起于海南,却是最终完成于海南。苏东坡对历代诗人进行考察,把苏武、李陵、曹植、刘桢、陶渊明、韦应物、柳宗元列为淡远型诗歌审美风格的代表。我们通过《书黄子思诗集后》《题柳子厚诗》《评韩柳诗》等文章,可以看出苏东坡对这些诗人所达到的淡远诗美的水平是有层次之分的:上述代表诗人都处在第三层次上,其中的陶渊明、柳宗元处于第二层次,只有陶渊明处于最高层次。达到第二个层次的特征是“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评韩柳诗》3〕2110)而对陶渊明所独处的第一个层次淡远境界的研究,则是苏东坡在儋州期间的功绩。绍圣四年(1197)年底,苏东坡把和陶诗集结后寄给贬居雷州的苏辙,并作书曰:

吾于诗人,无所甚好,独好渊明之诗。渊明作诗不多,然其诗质而实绮,癯而实腴,自曹、刘、鲍、谢、李、杜诸人,皆莫及也。3〕

“质而实绮,癯而实腴”遂成为对陶诗的经典评价,从而把陶渊明式的淡远之美推到极致,同时也代表着苏东坡淡远诗歌美学的最高追求。

可见,苏东坡的淡远诗美理想是有层次之分的,这个体系的最终完成,则是在贬居海南时期。

其次是完成了其“尚意论”的写作学阐释。苏东坡是宋代文学艺术“尚意论”的代表,他个人的尚意论有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此体系的建立并非始于海南时期,也非终结于海南时期。“某平生无快意事,惟作文章,意之所到,则笔力曲折,无不尽意。”4〕84“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皆可出,在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无难。及其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而不可知也。所可知者,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如是而已矣。”(《自评文》3〕2069)乃在居儋前之所论也。“所示书教及诗赋杂文,观之熟矣。大略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所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态横生。”(《与谢民师推官书》)3〕1418乃在离琼之后所论也。然而这些论述适合于天才型作家,对一般人的写作难有多少指导意义,因为一般人难以领悟和达到这种尚意论写作境界。因此尚需要有另外的比较通俗的解释。这种解释,在儋州完成的。

儋州虽数百家之聚,州人之所须,取之市而足,然不可徒得也,必有一物以摄之,然后为己用。所谓一物者,钱是也。作文亦然,天下之事,散在经子史中,不可徒使,必得一物以摄之,然后为己用。所谓一物者,意是也。不得钱不可以取物,不得意不可以明事,此作文之要也。3〕

此文作于元符三年(1100)年,有学者葛延之渡海到儋州向苏东坡求教,苏东坡作此文以诲之。5〕苏东坡用通俗亲切的比喻,阐述在写作过程中以“意”取事的重要性,深入浅出,深受后世写作理论研究者的重视。此尚意论的写作学阐释,乃是其尚意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使苏东坡的尚意论趋于具体化、可操作化、可普及化。

此外,苏东坡在海南期间,并没有放弃“峥嵘绚烂”风格,他认为年轻人应该从峥嵘绚烂入手,以激发才情,逐渐走向平淡。元符二年(1099)年琼州学者姜唐佐到儋州从苏东坡学,苏东坡在其课册上题下了刘禹锡《楚望赋》中的一段话,王文诰谓“公诲文之法,尽于此矣”6〕所以题一段文字,正是“气象峥嵘,五色绚烂”的特征,可见苏东坡指导姜唐佐写作之用意。苏东坡诗文风格多样,他在海南期间也多有涉及多元审美情趣问题的文字。

(三)文学创作

袁行霈主编的《中国文学史》有这样一段话:“苏轼被贬至惠州、儋州时,已是饱经忧患的垂暮之人,但创作激情仍未衰退,而且在艺术上进入了精深华妙的新境界。贬谪生涯使苏轼更深刻地理解了社会和人生,也使他的创作更深刻地表现出内心的情感波澜。在宋代就有人认为贬至海南并不是苏轼的不幸,逆境是时代对这位文学天才的玉成。”7〕55所谓宋人之说,乃朱弁的言论:“大批文章,至黄州以后人莫能及,唯黄鲁直诗时可以抗衡。晚年过海,则虽鲁直亦瞠若乎其后矣。或谓东坡过海虽为不幸,乃鲁直之大不幸也。”8〕文学史及朱弁的两段话对我们理解苏东坡在海南期间文学创作的成就及其原因,具有重要的启发作用。

今存苏东坡在儋州创作的各类文字作品,包括100多篇诗词,5篇赋,70多篇杂记和题跋,40多篇书信,10多篇史论,还有寓言集《艾子杂说》。苏东坡就是用这些文学作品记录了他在海南岛上完整的思想和心理历程,记录了海南岛上的自然风光、生活状态和民风民情。

就文学成就而言,最为光彩照人的是100多篇诗歌。这些作品体裁多样,每一种体式都有完美之作。最引人瞩目的是他那56首和陶之作,几近其全部和陶诗的一半。“东坡和陶的过程,正是他到海南之后调整心态的过程,是其心灵静化的过程,是在困苦中求得解脱的过程”9〕81东坡在海南期间的和陶诗,比较全面的反应了这一过程。他对自己的和陶之作颇为自负,“至其得意,自谓不甚愧渊明”2〕1110他早年那种峥嵘绚烂、豪纵超迈的风姿依然不减,诚如苏辙所云“精深华妙,不见老人衰惫之气”2〕1110“东坡海南诗,超然迈伦,能追逐李杜陶谢”10〕对其海南诗做出了高度评价。他在海南词作不多,但《减字木兰花·己卯儋耳春词》却在其晚年那片荒凉的土地上勃发出春意盎然的光芒。他在海南时期对赋甚感兴趣,所作赋占了他一生赋体创作的五分之一。他的杂记小品文依然那么潇洒,信笔拈来,自然轻松。他对政治与政敌的意见寄寓在寓言之中。他的几十通书信把海南的苦况告诉给亲朋。他的十几篇史论不减当年,笔力豪健,纵横驰骋,以史家目光,展示政治家的风度。

下面一段记载可看出苏东坡海南创作在其去世后不久就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

崇宁、大观间,海外诗盛行,后生不复有言欧公者。是时朝廷虽尝禁止,赏钱增至八十万,禁愈严而传愈多,往往以多相夸。11〕

根据古人的话语习惯,虽然这段话所叙并不一定局限于苏东坡在海南的创作,但是文中既然突出了“海外”,则其海南之作必定不可忽略。

海南之士以及曾在海南做官的人士,十分重视苏东坡在海南期间的创作,收集编辑成《居儋录》和《海外集》,成为海南历史上最早的诗文别集,备受世人推崇。如陈景埙《重修海外集序》说,东坡儋耳文学,“力斡造化,元气淋漓……浑涵光芒,自作一家,浔所谓‘一代文章之宗’。” 12〕

(四)书法创作

谪居海南时期乃是苏东坡一生书法创作的重要阶段。

苏东坡在海南期间,虽然受到外在低劣的物质条件的限制,但是仍“不免时时弄笔翰”。他在海南期间进行书法创作,主要出于四个方面的需求:一是情感释放的重要形式;二是纸墨奇缺的客观现状;三是友情的汇报;四是亲情与宗教感情的交织。从这四个方面考察,苏东坡的书法创作意识是鲜明的,其书法创作活动是积极的,书法创作的成果是丰富的。9〕

由于许多因素,苏东坡在海南期间的书法作品大部分都已散失,至今所能见到的传世之作还有6件。一是观看张中与苏过下棋时,他创作了《观棋诗并引》。此作运笔、解体、章法都极为平易,纯用中锋,线条流丽温润,清新空灵,悠然自得。二是和尚参寥子要远渡海南,苏东坡回信阻止而作的《颖沙弥贴》。明代董其昌评价曰:“东坡先生此卷乃海外书,不复作徐季海圆秀态,将以颜清臣之劲、王僧虔之淡收因结果。山谷所谓‘挟以文章忠义之气,当为宋朝第一’者,不虚也。”13〕三是疍民送给他一筐蚝,他与苏过制成美味,苏东坡写下一篇杂记,是为《献蚝贴》。笔法娴熟,线条多变而流畅,结构严谨而开张,骨肉兼具,字体扁长、大小、取势皆搭配得很完美,厚重中见洒脱。四是抄写陶渊明的饮酒诗之《陶渊明诗贴》。字取倚倾之势,字体略长,线条温润多变而不臃肿,具有自然之趣、清腴之气。五是北归途中在澄迈给赵梦得留的便笺《致梦得秘校尺牍》。此书不拘细节末梢,浓笔挥洒,笔力苍劲老辣,章法聚散自然,疏密得体。六是在姜唐佐家中写下的一副对联,即《张睢阳贴》。创作过程见于宋代洪惠《冷斋夜话》卷二,“逸笔草草,动有生气,彼固一时天真发溢,非有求肖之年也。”14〕六件作品各有特点,尤其是《渡海帖》墨迹,成为其晚年的最重要的代表作,十分珍贵,今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综上所述,苏东坡可谓海外文章之宗。

 

二、风开溟南:苏东坡在海南文化教育发展史上的崇高地位

 

无论在苏东坡之前,还是在苏东坡之后,被贬谪到海南的多数官员,大多数比苏东坡官职高。但是对海南岛的影响而言,都难以与苏东坡相比。苏东坡在海南文化教育史上开创局面的崇高地位,他对海南历史进程起到的巨大的推动作用,可谓一大奇迹。

由于地理、历史造成的原因,海南文化教育长期处于缓慢发展的状态,虽然在苏东坡之前,已经有中原之士到海南提倡文化教育,但是并没有产生实质性的效果。直到苏东坡到达海南,海南还没有出现过一个举人,苏东坡所看到的学校是一片凋敝,人民观念落后。苏东坡居儋三年,大力传播中原文化,提倡教育,改变落后观念,使儋州风气大变,并且影响到整个海南,从而使海南文化教育的发展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最早发现苏东坡改变海南文化教育产生效果并予以记录的人物是“五公”之一的李光。苏东坡离去大约50年之后,李光被贬到琼州和儋州。他有大量的诗歌歌咏苏东坡。他在《琼州双泉记》中赞美双泉的自然品格和文化价值,说:“非苏公一顾之重,则斯泉也委于荒榛蔓草间,饮牛羊而产蛙鲋矣。”15〕犹其是所作《昌化军学记》一文,详密论述了教育在历史发展中的重要意义,记载了海南岛教育的发展经过,进一步突出了苏东坡在海南教育史上的重要地位,从中可看出苏东坡复兴学舍的愿望在这时得以实现:“期年而新学落成。且于民家得古肖像,华冠象佩,远合邹鲁。群贤从祀,取法上庠。御书有阁,讲说有堂。斋祭有室,诵读有舍。……固足以激奋士心,作新后学。”15〕这相对于苏东坡所见“窥户无一人”“先生馔以阙,弟子散末臻”的情形确实焕然一新,所以他接着说:“今相去五六十年间,文学彬彬,不异闽浙。”与苏东坡前后响应,在海南岛教育史上是应该大书一笔的。他所作《儋耳庙碑》一文集中考察和记载儋耳民俗,重点记载了海南人民祭祀冼夫人的风俗:“夫人生有功于国,没能庇其民。天有水旱,民有疾苦,求无不应。每岁节序,群巫踏舞,士女軿辏,箫鼓之声不绝者累日。自郡守已下,旦望朝谒甚恭。”15〕从这段记载中可知,当时与苏东坡所在的时代已发生了很大变化。苏东坡看到的古庙是碑板漶漫,一片凄凉,久绝祭祀,当时苏东坡曾试图复兴对冼夫人的祭祀之风,李光的文章证明了苏东坡的这个愿望是实现了。李光文中说“近年风俗稍变,盖中原士人谪居相踵故也。”而其中最重要的人物,当然就是苏东坡。

南宋之后,越来越多人认识到苏东坡对海南文化教育的开启作用。如:清代陈烺《重修东坡书院有感》“宋朝一日攻朋党,儋耳千秋得太师”16〕8,把苏东坡看作儋耳的太师。清代李文彬《载酒堂怀古》“桄榔树老荒庵在,宛似棠阴咏召公”16〕10,把苏东坡的恩德比作周朝的召公。陈景埙《重修海外集序》谓苏东坡“一言一行,海表钦式,其为功于琼之人者,正复不小”12〕。王国宪《重修儋县志序》几乎全部在论述苏东坡对海南的开化之功,开篇云:“儋耳为汉武帝元鼎元年置郡,阅汉魏六朝,至唐及五代,文化未开。北宋苏文忠公来琼,居儋四年,以诗书礼乐之教转化其风俗,变化其人心,……不独辟南荒之诗境也。”17〕1文末又强调:“文忠公之教泽,流传千古矣。”史志则明言:“吾儋自宋苏文忠开化,一时州中人士,王、杜则经术称贤,应朝廷之征聘;符、赵则科名济美,标琼海之先声。迄乎有元,荐辟卓著。明清之季,多士崛起,……人文之盛,贡选之多,为海外所罕见。”17〕478清代刘凤辉《居儋录序》说:“自公谪居此帮,德教所盛,优游濡染,骎骎有声名,文物风开琼南风气者,非公而谁哉?”12〕《琼台记事录》载戴肇辰的论断:“宋苏文公之谪居儋耳,讲学明道,教化日兴,琼州人文之盛,实自公启之。”18〕则成为评判苏东坡海南历史地位的经典论断。

 

三、东坡书院与五公祠:苏东坡留下的宝贵遗产

 

海南岛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不多,而苏东坡送给我们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就有两个:东坡书院和五公祠。

(一)东坡书院与桄榔庵

苏东坡自绍兴四年(1097)六月十一日到达海南,至元符三年(1100)六月二十日离开海南,除在琼州及路途短暂停留之外,都是在儋州居住的。苏东坡居儋三年,为儋州和海南留下了取之不尽的精神遗产,而儋州东坡书院和桄榔庵则是苏东坡为后人留下的有形的宝贵遗产。

东坡书院坐落于今儋州市中和镇,乃是全国最著名的苏东坡纪念胜地之一。在同一个镇的另一个位置还有一个桄榔庵遗址。苏东坡到达儋州后先是赁居官屋伦江驿,十个月后被政敌赶出官屋,遂在城南桄榔林建起自己简陋的房屋,名为桄榔庵,苏东坡在此居住两年多。苏东坡于绍圣四年七月到达儋州,九月即结识了黎子云,十一月即推动建立载酒堂。载酒堂建于黎子云家,成为苏东坡传播中原文化的最重要场所。由于苏东坡崇高的人格、无尚的才学、伟大的功业及其深远的影响力,他所居住和活动的桄榔庵和载酒堂,至晚从元代开始,便正式成为官方或半官方纪念苏东坡的文化胜地。据史料记载,起先在桄榔庵建东坡祠,立东坡像,加以祭祀;后又在载酒堂原址重建载酒堂,将东坡像迎立于载酒堂。之后,载酒堂和桄榔庵历代都有修建,至民国时代,构成一个东坡文化纪念体系的两个并立的建筑群。两处都有人坐堂讲学,因此又都成为重要的教育场所。桄榔庵在民国时代毁于战火,东坡书院在“文革”期间被破坏殆尽。“文革”结束之后,政府集中精力重新修建东坡书院,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海南重要的人文景观之一 19〕。可以说,“以载酒堂为依托的东坡书院,并不仅仅是一座古典建筑物的遗存,而是凝聚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成为儋州及海南岛贬谪文化最重要的纪念载体。”20〕64桄榔庵则一直荒废。我们希望能够重新修建桄榔庵,使儋州东坡文化纪念体系不要残缺了一条轨道。

(二)五公祠

五公祠虽以“五公”题名,实际乃海南历史文化内涵最为丰富、最为集中、规模最大的古典遗迹建筑群,至少由四大群块组成:1.五公群块:与五公相关联的景区;2.苏公群块:与苏东坡相关联的景区;3.两伏波群块:主要是两伏波将军祠;4.龙王庙群块:龙王庙及铜佛雕塑。这区古典遗迹群最早的遗址是北宋绍圣四年(1097)苏东坡所发现的“双泉”,具有文化胜迹意义的最早建筑物是其后郡守陆公在双泉所建的泂酌亭。其他遗迹都是以此为依托而修建或者移植过来的。

绍圣四年(1097)六月,苏东坡自惠州贬谪昌化军经过此地时发现了“双泉,成为他到达海南后送给海南人民的第一份礼物。元符三年(1100)七月,苏东坡北归又经过此地时,郡守陆公已经在双泉上建立了具有纪念意义的亭子,请求苏东坡为亭子命名,苏东坡亲题“泂酌”二字作为亭名,又作《泂酌亭》诗以记,这是此地最早的纪念性建筑。二泉相距咫尺而味截然不同,其中一泉因水味不佳而堙没。苏东坡之后50多年,李光进一步疏浚所剩下的一泉,并命名“浮粟泉”。元代在此设立“东坡书院”,至明朝经重修后改为“苏公祠”。清代几经重修,清光绪15年雷琼道台朱采主持在此修建了五公祠,并对苏公祠进行较大规模的修建;同时把坐落在其他地方的“汉二伏波祠”迁建于此,改名为“两伏波祠”。作为海南最为集中的历史文化纪念地,其中的苏公群块既是这一景区的发祥地,又是这一景区中的一大亮点。1994年至1996年间,又在五公祠游览区内修建园林仿古建筑——五公祠陈列馆,以陈列五公史迹为主,同时陈列海南历史人文荟萃。五公祠悠久的历史,孕育着丰富的文化内涵,蕴藏着深厚的历史底蕴,它是全面了解海南历史、政治、文化发展的名胜古迹。21〕从这个意义上说,五公祠乃是苏东坡留给海南的又一宝贵遗产。

(三)五公祠与东坡书院之于海南文化经济的意义

海南虽然早在秦汉就设置郡县,但是由于海南岛孤悬海外,距离遥远,气候恶劣,土地狭小,长期不受统治者的重视,得不到良好的开发,到了北宋时期还有舍弃海南的言论,苏轼曾有过驳斥。这些地理、历史与政治的因素,使得中原先进文化无法通过政治教化的途径传入海南岛,造成了海南岛与政治文化中心长期隔绝、文化发展缓慢的局面,海南在相当长的历史进程中没有得到中央的有效统治,中原先进文化没有得到有效的传入。南朝末年,冼夫人统一岭南,海南包括其中,隋朝建立,冼夫人归附朝廷,在海南设置郡县,隋末战乱之后,冼夫人之孙冯盎归顺唐朝,有效统治自这段时期才算开始。但一方面冼夫人所代表的文化并不属于中原文化另一方面唐朝的主要精力都用在北部边陲22〕,中原文化的传播仍是有限的。学校教育是传播核心文化的主要阵地,虽然海南岛在唐朝时已有设立学校的记载但直到北宋后期苏东坡到达儋州学校依然形同虚设。23〕因此,海南在相当长的历史进程中都保持着自身文化发展的相对独立性,这是造成海南长期发展缓慢而落后的主要原因。海南有待于中原先进文化的传入,在官方文化传播措施极为薄弱乃至缺失的局面下,贬谪便成为中原先进文化在海南传播并发挥作用的主要途径。这个过程大致可以概括为:唐代到北宋后期是中原文化传入的接触与显现阶段,北宋后期至南宋是选择和采纳阶段,元代是消化阶段,明代是采纳融合阶段。因此,贬谪文化乃是海南历史文化至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作为海南贬谪文化的载体,文献资料、文物和以历史遗迹为依托的纪念场所。海南贬谪文化规模最大、最为集中的纪念场所就是东坡书院和五公祠,主要文物大部分也是保持在这两个纪念场所之中。东坡书院和五公祠都是苏东坡贬谪海南直接留下的遗迹。那么,苏东坡在海南贬谪文化中的核心地位,苏东坡对海南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就可想而知了。

五公祠和东坡书院在当今海南文化经济结构中仍占据着重要地位。它们已成为人们直观了解海南贬谪文化乃至整个海南古代历史的最主要的平台,都被海南省有关部门确定为海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在海南新文化建设中发挥着良好作用。海口市青少年德育基地。海南被作为国家战略而确定为国际旅游岛之后,旅游在海南经济文化建设中的地位更加突出。其中文化旅游板块主要包括民族民俗文化和历史文化,历史文化的主要景观即是五公祠和东坡书院。

 

四、流风遗韵惠千秋:东坡文化在现代文化建设中的价值

 

乾隆四十年,王时宇《海外集序》12〕说:“东坡先生居儋四载,流风余韵,至今未泯。” 

自彼时至今日,260年过去了,东坡先生的流风余韵不仅未泯,而且更加兴盛了。今天的儋州市,仍是海南文化的佼佼者,是海南文化格局的重要板块。儋州市成为全国诗词之乡、中国楹联之乡、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中国书法之乡,并非偶然,而是具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的基础。在这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中,给我们最为鲜明感受的,仍然是苏东坡的“流风余韵”。

近些年,探索东坡精神成为苏学界的一大热点,正在于东坡精神在中国现代化文化建设中,仍然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东坡精神是丰富多彩的,我认为以下四点最为重要。

(一)民本精神

对苏东坡的民本主义精神,学者们多有论述。我曾有专文对苏东坡的民本主义与王安石的国本主义进行深入的比较论述,揭示出苏东坡鲜明的民本主义精神。林语堂说:“他一个人热心赈灾,不顾官僚制度的巨大阻力。……他始终替人民对抗政府,为穷人争取债务免还的德政,最后终于成功。”形象生动地表现出苏东坡民本主义精神的实践性。从我国“文革”之后的改革开放的历程看,基于改革之初的现实形式,改革的方向定为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可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一国策使经济迅速腾飞,但是也导致了诸多弊端,如腐败滋生,贫富悬殊扩大,一方面是国家总值大幅度提升,一方面是人均收入落后,许多地区仍处于贫困线上。造成这种局面的因素是多方面的,而民本精神的缺失则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苏东坡不计个人得失,心系百姓,为老百姓大声疾呼、极力奔走的民本精神及实践,这是值得今天的人们,尤其是政府官员的学习。

(二)创新精神

 “创新精神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发展的不竭动力,也是一个现代人应该具备的素质。24〕创新精神是“文革”之后中华民族最为急需,呼声也最为迫切的精神。就个体而言,创新能力的培养基于创新精神,创新精神则有赖于各方面创新资源。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某种惰性而又不乏创新精神的民族,几千年历史上的民族精英们,往往都是具有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人。苏东坡便是一位创新精神十分鲜明的人物。文学上,他是第一个把佛教哲学注入儒诗的诗人,他的散文与韩、柳、欧有显著的区别,他的词开创了豪放一派。林语堂说他是创新的画家,开拓一种新画派“士人画”,使中国艺术独具一格。他书法在继承王羲之、颜真卿、李北海等人的基础上,独具风貌,开宋代尚意书风。他对水利有广泛研究并有卓越见解。他是造酒实验家,造墨实验家,美食试验家。“饮非其人茶有语,闭门独啜心有愧”——对茶文化有独特见解。“胜固欣然,败亦可喜”——对棋文化有独特理解。总之,苏东坡在许多领域都显示出积极的创新精神,这种精神对我们急需创新的时代具有着精神支持的作用。

(三)独立精神

孔子曰“三十而立”,包含着立人的含义。人如何树立起来?无独立精神则无法完成人格的树立。苏东坡可谓独立人格的实践者。林语堂描述说:“苏东坡在中国历史上的特殊地位不但基于他诗词和散文的魔力,也基于他敢于英勇地坚持自己的原则和主张。他的个性和主张构成盛名的骨干,而文风和用语的魅力则形成了灵性美的肌肤。”此所谓“个性”,就是他坚持自己的原则和主张,也就是独立精神。独立精神来自正直的品格,一身的浩然正气,能维护他的灵魂,不惜为此付出代价。他的这种独立精神在对待王安石和司马光的态度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苏东坡他反对王安石新法,是因为他的主张与王安石不同,后来又看到新法给老百姓带来种种灾难。因此,苏东坡拒绝与王安石合作,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属于旧党。元祐年间,以司马光为首的旧党专政,完全废除新法,苏东坡又站出来与司马光争论,原因是苏东坡看到王安石新法中也有合理的成分,在他看来,合理的成分不应该废除。由此,他既得罪了王安石,又得罪了司马光。其中的根本原因是苏东坡具有着独立精神。独立精神在中国现代化过程中是不可或缺的,在现代文化史上,陈寅恪1929年为清华园王国维纪念碑作铭文,最早明确提出了“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种精神“已成为中国知识分子共同追求的学术精神与价值取向,而且一定会成为现代化以后的全中国人民的人生理想”25〕。苏东坡的独立精神,也应该在当代发挥启发作用。

(四)旷达精神

人生没有绝对的一帆风顺,就个体而言,在遭受挫折之时,一味的哀伤消沉不会产生任何正面的效果,旷达超脱的表现就显得十分可贵。苏东坡最为人们佩服的人生风范即是他那无与伦比的超旷达观。一本文学史总结苏东坡的意义时说:“苏东坡的人生态度成为后代文人敬仰的范式:进退自如,宠辱不惊。”7〕68这种范式的人格依据乃是单纯、真挚、幽默、自由、人生散点透视法、诗意栖居的心灵,哲学依据则是儒释道的融合,“苏轼对于苦难并非麻木不仁,对加诸其身的迫害也不是逆来顺受,而是以一种全新的人生态度来对待接踵而至的不幸,把儒家固穷的坚毅精神、老庄轻视有限时空和物质环境的超越态度以及禅宗以平常心对待一切变故的观念有机结合起来,从而做到了蔑视丑恶,消解痛苦。”7〕55苏东坡的旷达精神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精英。当代社会是一个竞争激烈、节奏飞快、压力巨大的社会,对于个体生命而言,更需要旷达精神的调节。苏东坡的旷达精神依然是我们的宝贵遗产。林语堂说得好:“苏东坡死了,他的名字只是一段回忆,但是他却为我们留下了他灵魂的欢心和心智的乐趣,这些都是不可磨灭的宝藏。”26〕279

2000年,法国《世界报》刊载12位影响世界文明进程的杰出人物,称为“千年英雄”,涉及政治、军事、文化、宗教诸领域,苏东坡是唯一入选的中国人。可见苏东坡的文化意义已经超越了地区、超越了民族、超越了国界。正如中国苏轼研究学会会长张志烈先生所说:苏东坡是眉山的苏东坡,是四川的苏东坡,是中国的苏东坡,也是世界的苏东坡。东坡文化遗产在现代文化建设过程中,必将继续发挥广泛而深远的意义。

 

注释

1]  孔凡礼点校《苏轼诗集》,中华书局1987年版。

2]  高秀芳、陈宏天点校《苏辙集》,中华书局1990年版。

3]  孔凡礼点校《苏轼文集》,中华书局1986年版。

4]  (宋)撰《春渚纪闻》,中华书局1983年版。

5]  据葛立方著《韵语阳春》卷三,及王文诰撰《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总案》卷四十三,巴蜀书社1985年版。

6]  王文诰撰《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总案》卷四十二,巴蜀书社1985年版。

7]  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

8]  (宋)朱弁撰《风月堂诗话》卷上。

9]  李景新著《天涯孤鸿苏东坡》,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年版。

10]  (宋)许彦周著《彦周诗话》。

11]  (宋)朱弁撰《曲洧旧闻》卷八。

12]  《苏文忠公海外集》,海南书局民国23年(1934)版。

13]  见《三希堂法帖》此贴后跋语。

14]  (宋)洪惠著《冷斋夜话》卷二。

15]  (宋)李光撰《庄简集》卷十六。

16]  儋县东坡书院管理处编《桄榔庵东坡书院历代诗选》,《儋县文艺增刊》1986年版。

17]  《儋县志》,儋县文史办公室、儋县档案馆1982年依据儋县档案馆所藏《儋县志》点校重印本。

18]  (同治)《琼台纪事录》,不分卷;戴肇辰、云逢晟修纂——海南师范大学馆藏海南地方文献古籍线装书复印本——于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1991年,1册,原版为清同治八年(1870)刻本。

19]百度百科《东坡书院》,http://baike.baidu.com/link?url=ATKlX5keen9ruckcRuP11_QeW4PadhHjbCoF6z_L9XcZ79HYo_3-7Je3CXZWkNKe_iH-Dt4lhpKVRrZaLEMPHa

20]  李景新《李光在海南岛贬谪文化中的贡献和地位》,《琼州大学学报》2006年第3期。

21]百度百科:《五公祠》,http://baike.baidu.com/link?url=vBqCNhvWW6F-K9fE-YQYRnspjWDOojCKWaG7MTYAEyMUU5XdtMyUYfryLNsb9_fgMBAmrPumE0Ab9aNDCM4dVK

22]  李景新,高海洋:《王佐对贬谪海南人士的吟咏——兼谈王佐研究的一些问题》,《琼州学院学报》2014年第6期。

23]  李景新、高海洋《王佐对贬谪海南人士的吟咏——兼谈王佐研究的一些问题》,《琼州学院学报》2014年第6期,第40页。又,北宋苏轼于绍圣四年(1097)七月二日到达昌化军,不久听说城东有学舍,欣然往游,然看到的情形是连一个学生也看不到,只有一位忍饥挨饿的先生守在那里,遂作诗以记之曰:“闻有古学舍,窃怀渊明欣。摄衣造两塾,窥户无一人。邦风方杞夷,庙貌犹殷因。先生馔已缺,弟子散莫臻。忍饥坐谈道,嗟我亦晚闻。”可见当时海南教育之一斑。参见李景新《天涯孤鸿苏东坡》,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年版,第108页。

24]  百度百科《创新精神》,http://baike.baidu.com/view/664514.htm

25]  百度文库《独立精神》,上传时间:2012年6月1日。

26]  林语堂著、宋碧云译《苏东坡传》,海南出版社1992年版。

 

李景新,海南海洋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国苏轼研究会理事。转自2017年第1期《苏轼研究》。


(作者:李景新 编辑:suxuetd)
上一篇:永远的苏轼
下一篇:“以扇障面”考辨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苏东坡的海南功业之综论]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