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浅谈苏轼徐州农村词

时间:2017年12月04日 信息来源:转自2009年第3期《苏轼研究》。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浅谈苏轼徐州农村词

 

韩国强

 

熙宁十年(1077)四月,苏轼知徐州。同年七月,苏轼率领军民防洪。元丰元年(1078),徐州又发生大旱,苏轼到石潭去祷雨,后来春旱缓和。同年夏初,苏轼又去石潭谢雨,沿途看到一派丰收景象,情不自禁地写作《浣溪沙·徐门石潭谢雨》:

 

其一

照日深红暖见鱼,连溪绿暗晚藏乌,黄童白叟聚睢盱。    麋鹿逢人虽未惯,猿猱闻鼓不须呼,归家说与采桑姑。

其二

旋抹红妆看使君,三三五五棘篱门,相挨踏破罗裙。  老幼扶携收麦社,乌鸢翔舞赛神村,道逢醉叟卧黄昏。

其三

麻叶层层苘叶光,谁家煮茧一村香,隔篱娇语络丝娘。  垂白杖藜抬醉眼,捋青软饥肠,问言豆叶几时黄。

其四

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缲车,牛衣古柳卖黄瓜。  酒困路长唯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其五

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何时收拾耦耕身。  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使君元是此中人。

 

这五首词,历来被评论家看好,特别是现代更被苏学专家推崇。邱俊鹏先生在《中国第十一届苏轼研讨会开幕词》中指出:苏轼“徐州时期的五首《浣溪沙》,又在题材的拓展方面取得了新的成就”,“苏轼用五首《浣溪沙》,不仅描写了农村的自然景物、风俗和劳动,而且直接描写了村姑、老农、儿童等众多农村人物。”“这些都是词史上值得大书特写的。”

 

 

    我们知道,晚唐五代“花间派”词风,从习惯上把词看作“艳科”、“小道”,认为许多不便公开的男女私情、生活细节,才利用词的形式进行表达。譬如,“花间派”鼻祖温庭筠的《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锈罗襦,双双金鹧鸪。”这是典型的花间派之作,通篇写闺怨之情。

宋初,柳永行为放荡,更把“艳词”推向高峰。他在《迷仙引》等词写歌妓怎样热切盼望过正常的夫妇生活。《雨中花慢》等词又曲折、细致地传达出她们被轻薄男子欺骗的痛苦。他的《定风波》:“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暖酥消,腻云亸、终日恹恹倦梳裹。无那!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  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这是柳永俚词的代表作,它倾诉了闺中少妇的离愁别绪。

词的发展至宋代已走入狭窄的道路。苏轼举起词革新的旗帜,“指出向上一路,新天下人耳目。”1他不仅打破了传统文人词的艳科陋习,还远远超出了他所开创的豪放词的范围。

这五首《浣溪沙》词,第一首写石潭的村野风光,以及村民欢乐的情绪。第二首写作者与百姓同赴春社赛会的欢腾景象。第三首写煮茧缫丝的劳动和丰收后农民的生活。第四首写生产繁忙和作者与百姓的亲密无间。第五首写农村美好风光,抒发作者欢快的情怀。苏轼“在徐州所写的几首农村词,是北宋词史上第一组饶有风味的农村风景画和风俗画。这几首词用清新隽永的语言,从不同角度写农村小景”,2勾勒出一幅幅绚丽多姿的画卷。从徐州的创作实践看出,苏轼已把文学革新之笔伸向词的领域。唐圭璋、潘君昭在《论苏轼词》中认为:“在苏轼以前,还没有文人采用过这类题材,苏轼能把他创作视野扩展到农村方面,是与他的生活经历和思想倾向有密切关系。”因此可以说,苏轼徐州农村词是“继密州狩猎词、悼亡词之后,对词的描写题材的又一次突破。”3

苏轼在词的题材上冲破“艳科”之牢笼,解放了词体,为北宋词坛带来崭新的风气。辛弃疾的《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等农村词就明显地受到苏轼农村词的深刻影响。

苏轼“用词体系统地描写农民生活前所未有”4“为词苑开辟了一片崭新的疆土5。他在词题材上的革新作出的贡献,应该得到更广泛的重视和评价。

 

 

刘辰翁在《辛稼轩词序》指出:“词至东坡,倾荡磊落,如诗如文,如天地奇观。”我揣测,刘辰翁的话,除了赞扬苏轼在词题材的革新外,还含有赞美苏轼农村词格调清新的意思。

苏轼这五首词运用白描手法,语言自然生动,音节和谐优美,“给充满着脂粉气、士大夫气味的词境注入了新鲜的泥土气息和乡村风味。”6我们先看第二首。上半片,写词人进村后看到的热闹的生活场景:一群农村姑娘知道太守到来,匆忙地梳妆打扮。她们三个一团,五个一伙,你拥我挤在“棘篱门”前,乃至“蒨罗裙”被“踏破”。上半片既逼真地表现农村姑娘的好奇、羞涩的情态,也刻画出农村迎神赛会。农民们“老幼扶携”在参加庆祝丰收的祭神活动。乌鸦和老鹰在赛神会的上空盘旋飞舞。一位老叟因为喝多了几杯酒,竟然倒卧在路旁。“如果说全词就像几个电影镜头组成,那么,上片则是连续的长镜头;下片却像两个切割镜头,老幼收麦、乌鸢翔舞是远景,老叟醉倒道旁是特写。”7词人把一幅充满浓郁生活气息和丰收喜悦的农村风俗画展现在读者面前,使人赏心悦目。

第四首词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则是另一幅“清新自然、饶有情趣的乡村初夏图”。8词人从枣花下笔,渲染出浓厚的农村生活气息。接着描写村子里将蚕茧缫成丝的繁忙景象。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位穿粗麻布衣服的农民正在叫卖黄瓜。上片有景、有声,读罢,使人心旷神怡。下片转入写词人内心的感受。在初夏暖烘烘的阳光照射下,词人因喝多了点酒,走进农村有点累了,敲门探问,农民家有没有茶喝。“敲门试问野人家”一句把苏轼平易见人的情操展现出来。他不摆官架子,态度谦和。一个一州之长,能与老百姓亲密,在当时已算难能可贵了。

苏轼曾说:“大凡为文,当使气象峥嵘,彩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9苏轼的徐州农村词“没有深奥的典故,也没有生僻的词语,而是采用白描的艺术手法,描写谢雨途中的所见所闻,展示出一幅幅令人神往的农村生活画面,清新、活泼、朴实、优美。”10

胡寅《题酒边词》说苏轼词“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婉转之态”,这个评价是很中肯的。

 

 

苏轼在徐州任上遇到两大自然灾害:一是洪灾,二是水灾。

熙宁十年七月十七日,黄河在澶州(今河南濮阳)曹村埽决口,洪水向东南灌流,很快掩没了四十五个县,“汗漫千余里,漂庐舍,败冢墓,老弱蔽川而下,壮者狂走无所得食,槁死于丘陵林木之上。”11八月二十一日,洪水抵达徐州城下。情况十万火急,苏轼率领军民抗洪救灾。他派员从城内运干粮救济逃难灾民;他阻止城内富户出城避难,稳住民心;他动员禁军参加抗洪;他亲荷畚锸,布衣草屦,结庐城上,过家不入。在抗洪救灾的日子里,苏轼可谓身心憔悴,疲惫不堪。“黄花白酒无人问,日暮归来洗靴袜。”12便是那些难忘日子的活写照。

元丰元年,徐州大水后,又遇天旱。苏轼恪尽职守,与百姓休戚与共。他奔波到城东二十里的石潭求雨,写作《徐州祈雨青词》:“徐居下流,受害甲于他郡。田庐漂荡,父子流离……望二麦之一登,救饥民于垂死。……今者麦已过期,获不偿种,禾未入土,忧及明年。”苏轼为百姓过上好日子,费尽心机,流尽汗水。

两大自然灾害耗尽了苏轼的精力,然而,好人终得好报。元丰元年初夏,徐州一带农村获得农业大丰收。苏轼写作的五首《浣溪沙》词,从不同的场面表达他欢快的心情。这组词与他之前写的救灾的诗文在心情上形成强烈的反差。组词写了黄童、白叟、采桑姑、络丝娘、卖瓜人、醉叟等各种农村人物,以及“煮茧”、“响缫车”、“捋青捣麨”等农事活动;写了丰收后农家祈雨谢神的社祭活动;写了村姑“旋抹红妆”争看使君的热闹场面;也写了词人“酒困”、“思茶”,向“野人家”“敲门”的情景。词人欢快的心情在组词中得到充分的表露。

我们在阅读苏轼五首《浣溪沙》词时,还要进一步探讨,为什么苏轼在组词的最后说“使君元是此中人”呢?

苏轼一生仰慕陶渊明,欲效陶渊明归隐田园,“种豆南山下”。他一贯有归田乐农思想。他通过这组词描写农村美好的风光,表达他对农村生活的向往。“我是识字耕田夫”13,正是他内心的表白。

在徐州,自然灾害给苏轼带来了忧虑,而战胜了灾害,夺取农业丰收,喜悦写在苏轼的心中。这组词体现了苏轼“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宽广胸怀。苏轼从小受儒家思想的熏陶,一生坚守“民为邦本”的政治思想,“爱民”、“忧民”,以实际行动实践自己的远大抱负。当看到大灾之后,农民丰收的喜悦,他怎么不高兴呢? 

 

注释

1    王灼《碧鸡漫志》。

2    刘乃昌《苏轼选集·略论苏轼及其文学成就》。

3    张崇琛《密州到徐州——谈谈苏轼徐州时期的思想与创作》。

4    刘乃昌《漫谈东坡徐州诗词的淑进精神》。

5    王文龙《苏轼词新辑评·浣溪沙》。

6    王兆鹏《唐宋词的审美层次及其嬗变》。

7    周啸天《浣溪沙·旋抹红妆看使君》。

8    朱靖华《苏轼词新释辑评·浣溪沙》。

9    周紫芝《竹枝诗话》。

10  贺新辉《浣溪沙·簌簌衣巾落枣花》。

11  苏辙《黄楼赋》。

12  苏轼《九日黄楼作》。

13  转引自董治祥 刘玉芝《苏轼在徐州》。

 

韩国强,海南省儋州市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局原局长。转自2009年第3期《苏轼研究》。


(作者:韩国强 编辑:suxuetd)
上一篇:把酒凄然北望
下一篇:苏轼《南乡子》(霜降水痕收)考辨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浅谈苏轼徐州农村词]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