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苏海畅游情甚笃 ——记知名苏东坡研究者韩国强

时间:2017年12月04日 信息来源:转自2009年第4期《苏轼研究》。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苏海畅游情甚笃

——记知名苏东坡研究者韩国强

 

王诗波    

 

“苏海畅游情甚笃,云帆直挂志弥坚。”是江苏盐城师范学院王文龙教授赠诗;“清风两袖何惆怅,意足东坡伴此生。”是知名苏东坡研究者韩国强的独白。生于苏东坡晚年谪居地——中和镇的韩国强,在儋州具体负责筹办过两次全国性学术研讨会议;曾11次应邀出席全国苏轼学术研讨会,主要苏学成果有:《寻访东坡踪迹》(游记散文集)、《苏东坡在儋州》(论文集)、《意境清新,情趣盎然——苏轼海南诗文选读》(鉴赏集)。他一生对东坡的景仰、追求以及取得的成果,可概括为“三个创新”:

 

创新一:以游记塑造东坡形象

 

在苏学研究领域,韩国强独辟蹊径,选择游记散文记叙东坡踪迹,并刻画东坡形象,同时可借景抒情表达对东坡的仰慕,在《寻访东坡踪迹·后记》中写道:“怎样表达对苏东坡的崇敬,又不重蹈前人的旧辙,提高文章的可读性?我苦苦地思索,努力寻找一种与众不同的表达形式。”

韩国强的第一篇游记散文《游东坡赤壁》发表于1983年5月5日《海南日报》副刊,不久,另一篇散文《石钟山记》又在《海南日报》刊登。从此,下三峡,走秦川,东观渤海,北履中山,留连黄州、惠州,专访开封、杭州、徐州、颍州、扬州、常州、宜兴、高游、密州。东坡经行处,几乎都有他的足迹。

韩国强的写作非常严谨,著名苏学专家孔凡礼在《寻访东坡踪迹·序》中说:“他是一个向导,一个严谨的学者,但也不是一般的向导,一般的严谨的学者。”一次,他跟南京的同志打听王安石故居情况,却一无所得;后来,在常州文友的帮助下,终于从《江南胜迹》一书中找到。他便到南京寻访,人地生疏,他不厌其烦地问路,才来到海军学院门口。但那里却挂着一块“军事禁区”的牌子,使他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经过一番磨嘴,最后取得哨兵的谅解,才获准入内探访王安石故居。回来后,他阅读了大量苏王来往的诗词和有关的评论。他吸收当今苏学研究的成果,纠正过去一些错误观点,写出苏、王的真诚友谊,肯定了王安石和苏东坡都是改革派,只是改革的方式不同而已。《访王安石故居》写出来后,很快就被《广州日报》采用。

历时18年,尝尽了文学创作的酸甜苦辣,但是,他的汗水没有白流,《寻访东坡踪迹》1996年由南海出版公司出版,2001年由该公司再版。《寻访东坡踪迹》的出版为他赢得了声誉。

中国人民大学朱靖华教授在《情系东坡魂》一文中这样评论:“韩国强魂萦梦绕,以其寻踪散文,概括出了苏东坡苦旅的一生。并在其散文中,展开了想象的翅膀,处处塑造和再现着崇高而具有丰富内涵的东坡形象,以使读者获得一个可视、可触、可亲的艺术形象,从性情、节操上受到陶冶。更为重要的是,作者还着重在逝去的岁月云海中寻觅东坡的诗意灵魂,给我们提供出富有人生哲见的种种有益启迪,这应是本书的巨大艺术贡献。”

厦门大学黄鸣奋教授说:“捧读大作,不胜欣喜。多年来,我们经常面对的是‘学术化’的苏轼,而您以生花妙笔展现东坡多方面的情趣;我们习惯于利用卷宗、典籍里的材料去与古人为友,而您却不远万里,实地踏勘,勾勒出今人眼里的苏东坡。”

《寻访东坡踪迹》一书掀起如此大的波澜,是韩国强始料未及的。

 

创新二:以论文再现儋州的苏东坡

 

韩国强于1982年加入中国苏轼研究学会,为了研究有所突破,他把研究范围锁定在儋州。

苏东坡晚年应当是个什么形象呢?众说纷纭。他在《东坡居儋生活初探》引用翔实的资料分析东坡居儋的心态后指出,我们“在看到东坡居儋乐观一面的同时,也看到东坡在逆境中忧伤的一面。”在《从〈和陶诗〉看苏轼晚年的心态》一文更是展现一个充满复杂心态的苏东坡形象。他深愧渊明,欲以晚节师范其万一;对政治彻底厌倦,对功名心恢意懒;揭露官场龌龊,怀百姓之深情;反省人生,内心充满种种矛盾。

苏东坡在困境中仍然不忘为百姓做好事。在《以民为本,是苏轼一以贯之的政治思想》中他全面论述这个观点。他的《苏轼居儋功业述评》全方位展示东坡的居儋功业。如劝导民族团结、敷扬文教、鼓励发展生产、传授治病药方、倡导改变落后习俗,等等。

《论苏轼小品文的价值》展现东坡对儋州风土民俗的热爱,对黎民百姓的关心。《论苏轼儋州词》、《情感奔放,想象瑰奇——苏轼〈行琼儋间……〉赏析》等篇,表现东坡的豪放性格。《意境清新 情趣盎然——苏轼《纵笔三首》》则表现东坡的在逆境中闲情逸趣。《苏轼晚年的两篇酒赋》阐述东坡的饮酒观——饮酒不求酒量,但求酒趣。《〈艾子杂说〉的政治倾向》展示东坡暴露官场的黑暗,怒斥暴君的残暴,揭露变法的弊病的情况,使人看到东坡的傲骨,并没有因被迫害而改变。

苏东坡居儋创作十分丰富,举凡诗、词、赋、小品、史论、寓言等文体,无不让人看到他晚年思想在字里行间闪光。韩国强在《论苏轼反映汉黎关系的诗篇》、《苏轼居儋生活初探》、《从〈和陶诗〉看苏轼晚年心态》、《论苏轼儋州小品文的价值》、《论苏轼的儋州词》、《苏轼居儋功业述评》、《评苏轼的海外史论》等论文,剖析苏东坡晚年的内心世界,让人们认识一个真实的儋州苏东坡。

韩国强从开始写作第一篇论文《论苏轼反映汉黎关系的诗篇》到最后一篇论文《〈书传〉是苏轼晚年的学术力作》,历时20年。他把这些论文汇集成册,名之曰:《苏东坡在儋州》。

 

创新三:创办全国首个家庭仰苏书屋

 

创办仰苏书屋是韩国强对东坡景仰的独特方式。他在退休后,发挥余热,创办仰苏书屋,无偿供青少年和东坡爱好者参观和查阅资料。

在决定创办“仰苏书屋”之初,可谓困难重重。韩国强虽然收藏大量东坡的著作和后人的研究专著,然而,要办成一个像样的书屋,显然差距尚远。为了办好“仰苏书屋”,他一边制定“仰苏书屋”陈列方案,一边继续收集资料。他告诉记者,仰苏书屋的资料来源,一是自己掏钱购买。为了购买东坡著作,不惜重金,“该出手时就出手”。一套《三苏全集》近千元,毫不吝惜。有一年,他在四川眉山开会,已上车,发现有人买到东坡的书画,便立即托工作人员去购买。二是国内苏学专家赠送。如朱靖华的《苏轼论》、唐凯琳(美国)的《苏轼史研究》、王文龙等的《苏轼词新释辑评》、刘尚荣的《苏轼著作版本论丛》、黄鸣奋的《论苏轼的文艺心理观》、刘乃昌的《苏轼选集》、周伟民和唐玲玲的《苏轼思想研究》、薛瑞生的《东坡词编年笺证》、王洪的《苏东坡研究》、王友胜的《苏诗研究史稿》、颜中其的《苏东坡论》、陈慧君的《悲歌为黎元——苏东坡》等。企业家尧军是东坡爱好者,知道韩国强创办仰苏书屋,也从遥远的四川寄来台湾出版的《苏东坡大传》和《千年英雄——苏东坡图传》。他家中的东坡资料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积累起来,成为他人生的宝贵精神食粮。

仰苏书屋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中诞生。海南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韩秀仪为书屋题写匾名。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吴运环书写书屋楹联。中堂的《东坡醉酒图》为海南大学教授、著名画家李锛所画。书屋共分五部分:一是东坡生平,二是东坡踪迹,三是东坡神韵,四是东坡魅力,五是东坡遗风。书屋资料翔实,图文并茂。它通过图片、文字、实物(著作、书画)展示东坡的无穷魅力。韩国强的仰苏书屋为全国家庭首创,也是儋州市精神文明建设的创举。目前,书屋已陆续接待不同层次的来访者。

“高风人景仰,苏学世推崇。”韩国强撰写的这副对联表达书屋主人,及后人对东坡的景仰之情。韩国强用心血营造的仰苏书屋已拉开陈列序幕,一册册书本,一张张图片,一幅幅国画,蕴含着他的悠悠仰苏情结……

 

根据《今日儋州》记者王诗波、王霞通讯改写。转自2009年第4期《苏轼研究》。


(作者:王诗波 王霞 编辑:suxuetd)
上一篇:李景新先生及其苏学研究
下一篇:苦读精研,积学有成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苏海畅游情甚笃]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