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老赖不老 ——悼念赖正和先生

时间:2018年03月09日 信息来源:选自2016年第2期《苏轼研究》。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老赖不老

——悼念赖正和先生

 

泰  夫

 


(赖正和先生因病于2016年6月11日8时14分逝世。)

 

老赖头发早白了,我十多年前看见他仿佛就是这样。由此我终于明白,华发不是人老的标志。即使他的头发全白了,却依然精神矍铄。他始终直着腰走路,步履也没丝毫的蹒跚。有时我们开会在一起,他发言语调严肃,脸上也满是严肃,说实在话难得见到他不严肃的时候,所以很难看见他脸上的笑容。

老赖名赖正和。从前他教过很长时间的书,养成了不苟言笑的习惯。后来他搞文学创作了仍严肃,字斟句酌,谋篇布局,毫不马虎。他当编辑以后对待来稿极认真,有时当课堂作文来修改,经他审阅过的稿件虽不会出差错,但太费事劳心。说到创作,他认真而勤奋,著作甚丰,最早见他与曾永昌合作写的《叮咚街的枪声》,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小说取材于解放前夕乐山城发生的真实事件,揭露旧社会地方势力之间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狗咬狗的争斗内幕,故事曲折离奇,文笔生动有趣,是值得一读的通俗小说。很快,又见他编辑出版了《女神之吻》、《郭沫若的婚恋与交游》两本,前者属于小说,很有可读性。后者属资料汇编,虽然不是创作,仅是汇编,但是很不简单,阅读量大,搜集范围广,全国那么多的报刊,不认真查找,不下苦功夫是办不到的!这本书对于搞郭沫若学术研究的人来说,是很有价值的。我也是郭沫若研究的爱好者,曾为写一些论文査阅过此书,收获颇多。老赖是很老实的人,不会弄虚作假。比如他这本书,如果不标明为汇编,改变角度,文字变一变,再命个新标题,不就成了自己研究成果了吗?事实上就有人信奉所谓“千古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再一本是《古寺的灯》,是他历年来发表小说、散文的一部分,其中值得一提的是他走上文学之路的处女作。这本书篇幅不长,只有八万字左右,当然算不上大部头作品。但是我仔细阅读之后觉得该书质量上乘,特别是小说部分,更显质朴无华,而又内涵丰富,韵味无穷。以第一篇《古寺的灯》为例,读了之后,思绪仍萦绕于小说情境里。写“我”之所见所闻,笔调细致而亲切。一位年轻的刘老师来到山村教书,没有住处,就暂住在名叫“火烧寺” 的古寺里,白天她在这里教孩子读书,晚上在一盏油灯下批改作业,过着单调而艰苦的生活。刘老师有过机会离开山村,她也动过心。当孩子们知道她将要离开时哭了,她于心不忍,下决心再不想离开了!可是刘老师这一次损失惨重,不但失去有可能到城里当公办教师的良机,更懊恼的是也失去了宝贵的爱情。以后她就没再谈过恋爱,当然没结过婚。甚至教书这么多年,也没有谁提出让她转成公办教师。她的心血全用在孩子身上了。以后,“我”成熟了,与刘老师一起在山村教书,而刘老师如同古寺里那盏油灯,终究油尽灯灭,死了。纵观集子里的其它作品,风格都相近,质朴,简练,细节描绘特别生动而真实,语言准确,充满个性。从谋篇布局到主题提升,处处显现作家的文字功力。当然,他还写了许多作品,如《书山有路》,是写眉山新华书店的劳动模范余德怀;《人民公仆》,写洪雅县长徐启斌。两本书都属于纪实性的报告文学,宣扬正能量,提倡的是奉献精神,在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过程中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近年来他转入对苏东坡的研究,因成就突出,还参加过层次较高的全国性的苏轼学术会议。现在我手头就有一本他刚出版的《漫话苏东坡》,被乐山社科联评为一等奖。

老赖与我为邻多年,谈得上是君子之交,我们摆谈时候并不多,但我知道他的生活规律和学习状况。由于他一直在办刊物、办报纸,更由于他的助人为乐,上门求教的文友不少,然而多了也麻烦。求教者很多时候是休息时间来的,他只能放弃午休,晚上来的他只好推迟睡眠。老赖从不以为烦,客客气气迎进来,又客客气气地送走,这种状况他习以为常。他还给业余作者改稿、荐稿,或为之作序。老赖没退休时,遇上了车祸,大难不死,只撞损了肋骨。他还患过痛风症,好长一段时间走路都成问题。就在这样有伤有痛的情况下,还笔耕不辍,新作不断,帮助文学爱好者从未停止。他曾写过一篇名叫《疑思篇》的散文,赞扬“燃烧一瞬”的“默默无闻”的天上小星;歌颂“奋飞的小蜂”,即使误撞在硬的什么东西上面,“仍旧展开着翅膀,呈现着奋飞的姿态”;倾慕在石墙里长出的“碧绿小草”,一代比一代茁壮。也许这就是他自己精神的写照。

老赖1937年出生,今年79岁,比我大一岁,但精神比我好。他编过《沫水》和《乐山与峨眉山》,任过《乐山文化艺术报》主编,去年他论苏轼的学术论文集受到重视,获乐山社科联一等奖。我深信老赖不老,他写的上百万字的作品将长留人间!

 

后记:

2016年6月11日,我在乐山市文化艺术研究所的同事、中国作家协会员、乐山市文化局《文化艺术报》原主编、一级编审赖正和阖然长逝。

我和他是邻居,对门对户,多年不大往来。他因是主编,事多,上门来找他的人多,而我则门可罗雀,冷淡得很,但我习以为常。我两家是友好的,就这样直到他退休回眉山。大概去年上半年吧,我去看我的戏剧合伙人、《百坡》主编李永贤,自从我们合伙创作的戏《大佛·海通》进京回来以后,就无往来,连电话也没打过。现今,我有个朋友在眉山做生意,有车,问我去不去玩玩,我这人图方便,就去了。见了永贤,并约老赖在茶馆喝茶,一共半小时,匆匆见了一面。年初单位团年,老赖没来,我还打电话问过。前天,也就是6月12号这天,我去艺研所办事,才知老赖已驾鹤西去,令我愕然,人的生命竟如此脆弱!将他算在一起,我们艺研所先后有刘志军、李方惠、万一宾、王治森共五人去世,不胜悲哀。现将早年写的一篇有关写老赖拙文,发表于此以飨读者,聊作悼念, 如此而已!

 

泰夫,本名陈果卿,乐山市文化艺术研究所原二级编剧。选自2016年第2期《苏轼研究》。

 

 

 

赖正和简介

 

1937年7月22日出生于四川眉山县城郊大石桥乡。中共党员。1962年毕业于四川师范学院函授中文专业。1952年参加工作,历任小学、中学教师,文化馆创作辅导干部,《沫水》文学季刊编辑、主编,《乐山文化艺术报》、《峨眉山与乐山大佛》杂志总编辑,编审。乐山市文联第一、二届常委,四川省青少年文学创作研究会首届理事。1976年开始发表作品。199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为中国苏轼研究学会理事、眉山市三苏文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东坡诗社副社长。

著有长篇小说《叮咚街的枪声》、《女神之吻》,作品集《古寺里的灯》,长篇报告文学《书山有路》、《公仆之歌》,苏轼研究著作《苏轼与北宋政治变革》(四川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苏东坡政治主张探究》(巴蜀书社2011年版)《漫话苏东坡》(中国文史出版社2014年版)、《高处不胜寒》(《苏轼全传之开封卷》,即将出版),编辑作品《郭沫若的婚恋与交游》、《瓦屋青衣别样情》、《袈裟下的屠刀》等。《暴风雨中翱翔的雄鹰》、《堪与峨眉共比高》均获四川省优秀报告文学奖,《古寺里的灯》、《魂断少女圈》均获峨眉文学奖,《书山有路》获乐山市“五个一”工程提名奖,报告文学《川剧,期待喝彩》、《中国风,迷醉佛罗里达》均获四川省报纸副刊好作品奖,《新旧战场》获四川省优秀报告文学作品奖。


(作者:泰夫 编辑:suxuetd)
上一篇:潜心研究,独出奇谈
下一篇:刘川眉:耕耘在家乡的土地之上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老赖不老]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