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激情澎湃,求实求真 ——《漫话苏东坡》序

时间:2018年03月09日 信息来源:转自2014年第1期《苏轼研究》。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激情澎湃,求实求真

——《漫话苏东坡》序

 

张志烈

 


一个多月前,赖正和先生从眉山给我打电话,说他的新作《漫话苏东坡》即将出版,希望我为他这本书作序。正和先生非常了解我的困顿处境,他要我考虑后再回答。自从五年前我老伴患癌症做手术后,长期缠绵病榻,又加上多种相关病症,所以照顾她的日常生活和服侍医药成为我的主要工作。我那时写的诗中有一首是这样的:“芸窗万卷尽丢抛,书架层层列药包。匍匐虔诚求国手,心随方裹共煎熬。”其后,我自己也查出好几种病。子女不在身边,翁妪相守,病人护理病人。现实的具体困难使我不得不辞谢掉许多蒙邀请的活动和刊物约稿。那天和正和先生通电话后,我的确思考了两天。这时,我内心深处好像总冒出一种声音在提醒我:“几十年读三苏的书,几十年与眉山苏学界的朋友交往,几十年对眉山文脉的钦仰与崇敬,似应该克服困难,接受这学习和锻炼的机遇,振作精神,作‘铅刀一割’的努力才对……”这些话语翻来复去在我脑中浮现,我最终拿起电话,回复正和先生,希望在时间上给我以宽限。正和先生同意,事情就这么定了。

1980年中国苏轼研究学会在眉山成立起,我和四川大学的邱俊鹏先生、曾枣庄先生,就一直为学会的事“跑腿”。联络各地学者,筹组每次会议,经常要和眉山苏学界的朋友共事,在三十多年的交往切磋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眉山新一代文化人是一个朝气蓬勃的群体。就精神禀赋言,他们各有鲜明个性;就文章风格言,也各有卓异特色。但在我的感受中,他们还颇有突出的共性或精神印记,那就是由眉山古老地理历史文化的积淀濡染而来的东坡式的情韵。东坡故里的文化血脉好像在他们身上流动,他们对三苏遗产的钻研理解中都饱含着继承和发扬乡邦文化的激情。孔子早就说:“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论语·里仁》)朱熹解释云:“里有仁厚之俗为美,择里而不居于是焉,则失其是非之本心,而不得为知矣。”当代国际上的传记学研究更明确认为:天才只诞生于一种特定的环境中。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在美的事物包围中长大的。美的感知力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通过环境、家庭和教育培养出来的。东坡故里蕴含和散射的全部的美,就是哺育当代眉山学人成长的无可替代的摇篮。

带着这种体会和情绪,这些天我在来往于医院和家门的时段外,在围着灶台和药罐转的间隙中,断断续续地拜读《漫话苏东坡》的成稿。在此过程中,获益良多,启迪广远。下面谨谈谈我读后的几点感受。

其一,鲜明的时代责任感和文化自觉性。

这是本书写作的深层动因。

中华传统文化孕育了苏轼,苏轼融汇传统而以自己丰富的实践在各个文化领域开拓创新,对中华文化做出巨大贡献。从这个意义上说,苏轼文化精神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缩影,折射出中国文化人的情感世界和事功世界,其光辉映照着千年文化天空。他所思考论述的问题,深刻地涉及广阔的社会人生,对于后世的人们如何面对生活、开创未来,具有多方面的借鉴、滋养和启示作用。在我们今天,结合国情世情,传播和弘扬东坡文化,这对于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培育全民道德情操,提高群众文化知识和丰富人民精神生活,都具有重要意义。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血脉要求畅通;文化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家园须当守护。深层次理解东坡精神的巨大时代价值和传承需求,使本书的叙述和论证中到处都充满感动,贯注激情,高扬执着,这一切又都体现出作者的时代责任感和文化自觉性。

我在《苏轼研究》上读到过正和先生和他的朋友柳絮先生的一段对话:

“您喜欢苏东坡的东西?”

“我是地道的眉山人,比眉山先贤苏东坡恰好小九百岁。小时候常随父兄拜谒眉山三苏祠,听讲三苏的故事,学读三苏祠里的楹联和碑文,在稚嫩的心田里播下了崇敬三苏的种子。稍长,学了苏东坡的‘大江东去’,对苏东坡的崇拜竟急剧升温。慢慢地,便产生了阅读苏东坡著作的渴望。参加工作后有了工资,见到有关苏东坡的书,就想买到手,你翻的这六七本就都是在五六十年代买到的。有空,就读它几页,这已成为我的一种习惯。”

在朴实诚挚的叙述中,我们看到的是燃烧半个多世纪的高尚心灵追求。

追求的极诣是悟现,所以在本书《苏东坡从政简谱》一文的末尾,才喷射出这样激情澎湃的心声:

光照千秋的文化艺术巨星和深受人民爱戴力主变革的政治家苏东坡,身后受到上至皇帝下至百姓的千年颂扬,他的政治和文化影响,早已跨越时空,跨越地域,成为政治文化领域里的“世界千年英雄”和文化巨人,他超人的政治谋略和政绩才华,传世的诗词文赋和艺术作品,早已成为雄视百代、传承千载的世界文化遗产,与日月同辉。

其二,求实求真,探索创新,追随和实践东坡的治学精神。

东坡文化精神的根本所在,或者说苏轼的核心价值观,我曾粗略地用四句话来概括:爱国爱民、奋励当世的崇高理想;求实求真、探索创新的认识追求;信道直前、独立不惧的处世原则;坚守节操、潇洒自适的生活态度。这四点之间又是有深刻的内在关联的。

做人、作事、治学,都讲求实事求是,说真话,凡事调查研究,独立思考,决不盲从,这是东坡认识追求上最大特点。“是故幽居默处而观万物之变,尽其自然之理而断之于中。其所不然者,虽古之所谓贤人之说,亦有所不取。”(《上曾丞相书》)这类言辞,东坡说过很多,而在政治实践上他先后与王安石、司马光的争论,也缘于这样的认识信念。《礼记·中庸》说:“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有弗学,学之弗能弗措也。有弗问,问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笃弗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东坡的这种求实求真的精神,是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脉相承的。

本书的论述中,到处都体现出这种求实求真的治学精神。

下功夫踏实研读原著,深入钻研,求得对文本的正确理解,这是本书求实求真的一种体现。如《苏东坡从政简谱》中“嘉祐六年”条下,讲苏轼参加制科考试时所进《策》、《论》和《御试制科策》、《思治论》等文章“集中、全面、系统地阐述了他的政治改革思想和主张。这些主张的提出虽比王安石的《上仁宗皇帝书》晚两年,但比王安石的主张更广泛、全面、系统、深刻。”下文就从原始材料中提炼出七点内容,概括精当,准确扼要。

又如在《也再探三苏故居》中,因有研究者举出苏轼《答任师中、家汉公》中“门前万竿竹,堂上四库书”两句,认为是写苏家自己半破茅庐的景况,正和先生遂将此二句前后诗句抄写出:

先君昔未仕,杜门皇初。

道德无贫贱,风采照乡闾。

何尝疏小人,小人自阔疏。

出门无所诣,老史在郊墟。

门前万竿竹,堂上四库书。

高树红消梨,小池白芙蕖。

常呼赤脚婢,雨中撷园蔬。

然后通过逐句分析,指出这十四句诗前后贯通一气,顺理成章。“门前万竿竹,堂上四库书”两句,分明是写在史经臣家所见,而决不是写苏家自己景况。同样在这篇文章中还举出对苏辙《和子瞻凤翔八观八首》中《东湖》的部分诗句的理解。因有研究者认为其中的“朝往暮可还”是指苏家的山田和苏家居处的距离。文章也通过引出原文为证,清楚地说明这句诗乃是针对家乡附近的几处古迹景点而言,意谓早上出发去这些古迹景点游览,傍晚就可以回家。如果不是踏实细致地研读原始文本,就不可能获得这样正确的理解。

再比如有研究者说:“苏东坡总是称朝云为‘天女维摩’,以赞其圣洁。”本书《谈史请勿随意》一文中,引出《维摩经·观众生品》,苏轼词《殢人娇·赠朝云》、《三部月》(美人如月),苏轼诗《朝云诗》等,以实实在在的证据说明东坡是以维摩自比,而以散花天女喻王朝云。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都说明本书的研究总是追求立脚在对原始文本的准确把握基础上。

独立思考,决不盲从,这是本书求实求真精神的又一体现。比如,有的作品说苏轼担任兵部尚书,是全国最高军事长官,还写苏轼指挥军队打了大胜仗。本书对此不以为然。在《苏东坡官职漫谈》(三十)中,先对宋代枢密院和兵部的职掌作了对比说明,然后指出“这是作者不了解宋代兵部是怎么样的机构,也不了解兵部尚书有多大的职权,而按自己的想法来写的。”正和先生研究问题的“较真”精神很使我感动,因为这种“较真”是建筑在对历史事实的踏实钻研的基础上的,如果没有对相关知识的掌握,那是没法“较”起来的。陆游《老学庵笔记》中记载宋代民谣对“六部”官员生活的描述:说吏部是“吏勋封考,三婆两嫂。”(吏部四司为:吏部、司勋、司封、考功)说户部是“户度金仓,细酒肥羊。”(户部四司为:户部、度支、金部、仓部)而说到兵部,却是“兵职驾库,咬姜呷醋。”(兵部四司为:兵部、职方、驾部、库部)此类材料可为生动佐证,说明本书对上述问题的思考是很有道理的。

又如有研究者的书中对苏轼在乌台诗案出狱的因由这样说:“当时早已退居江宁的王安石给神宗写信说:‘哪里有圣明的时代杀有才华的士大夫的?’王安石这句话起了很大的作用。”本书对于把周紫芝《诗谳跋》中所记不知王安石在何时、何地、对何人说的那么一句话,改成是王安石向神宗写信说的话,很不以为然,因为这不是认真对待历史事实的研究态度。这种情况,在《文短错多》、《再与康震先生商榷》等文章中还举出不少。独立思考,不盲目附和,是本书论述中的突出特点。

其三,万斛泉源,随处涌出。

经过艰苦的博学、审问、慎思、明辨,对所研究的问题烂熟于心,于是遂在源泉丰厚的基础上,实中溢外,自然流露,活泼畅达。通观全书的文字表达,有三点给人印象深刻。

首先,是论事抓住要害,语言精扼简练。比如在《苏东坡爱民故事一组》的“主张富民”一段中论及苏王之争时说:“王安石变法的核心是什么?核心就是‘理财’。什么叫理财?王安石主张的理财就是变着法子搜刮民间财富,以充实北宋王朝的财政收入,即所谓富国。富国,是王安石变法的总目标,也是变法的最终目的。”“苏东坡不能接受这样的变法,并且不顾死活地加以批评和反对……他站在老百姓一边,无法容忍王安石为了富国而推行的搜刮民财的一系列新法!”“他就是不肯放弃自己富民的主张和立场,违心地去迎合皇帝和执政大臣,以求仕途升迁。可见他爱民之深,护民之坚。”这些话抓住关键,一针见血,入骨三分。又如《从〈上皇帝书〉管窥苏辙的政治改革主张》中论到“三冗”问题时,指出苏辙说的“变法”与王安石说的“变法”是根本不同的:“说得通俗一点,苏辙主张统治者省着用、少花钱;王安石则主张从老百姓兜里多掏钱、快掏钱。两人的根本分歧就在这里。”几句话,简单明快,凸显实质。

其次,叙述笔调中,饱含着深厚的感情。比如在《苏东坡与弟弟苏辙》中写到苏轼与苏辙在藤州山谷间相遇,结伴同行。描述了“吃汤饼”的情景,叙写同行到雷州,弟弟又送哥哥到海边递角场,分析了苏轼诗《和陶止酒》展现弟兄情谊的语句,最后写道:“这次两弟兄相聚,是他们人生中最后一次聚会;这次两弟兄在递角场分别,亦是他们人生中最后一次别离。”语短情长,留给读者以无限的回味。又如在《苏东坡与继室王闰之》中写到元祐四年(1089)七月,王箴从眉山到杭州看望姐姐,“其时她正在吃饭,惊喜得把筷子都掉了,立即起身带领儿子到余杭门外去迎接。姐弟相见,抱头而泣。当年她离开眉山的时候,王箴尚年幼,二十年后相见,自然是悲喜交集。姐姐、姐夫留王箴在杭州耍了半年,过了翌年的元宵节,才让他回老家去了。这次姐弟相见,是她离开眉山后唯一见到娘家亲人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笔笔饱蘸感情,深为动人。

再次,每篇文章之后,都有精要的点评或结论,颇有画龙点睛之妙。从第一篇到最后一篇,莫不如是。这严谨的背后,展现的是作者对先贤、对读者、对自己的诚实和责任。这些结语,富于含蓄,启发深思。如《读苏洵〈上皇帝书〉窥探苏洵精神层面一角》的最后一段:“从表面上看,苏洵《上皇帝书》只是在议论朝政得失的基础上提出改革弊政的建议,但仔细读来,却可以窥见到苏洵的政治修养、国家观念、道德水准、人民情结、辩证思想、进取意识等精神层面上的诸多积极因素。这些积极因素,是中华民族在几千年延续、发展的长河中冶炼出来的精神结晶,是炎黄子孙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更是古代文人刻苦修身养性所追求的高尚操守。苏洵身上的这些高尚操守,也非常值得今人学习、借鉴。”几句话,就和读者一起,把思考扩展得更高更远。

以上,仅是我粗读了《漫话苏东坡》书稿后一些浮光掠影的肤浅感受,不揣冒昧写出来,敬请读者和正和先生諟正。几年前,复旦大学王水照先生就说:苏轼是“说不全、说不完、说不透——永远的苏东坡。”我完全赞同此言。“苏海”汪洋,学无止境,在学习、研究、弘扬三苏文化的前进道路上,还有许许多多有待我们去艰苦探索的难题。活到老,学到老,这是我们唯一应该的选择。我在非常兴奋地祝贺本书出版之际,谨以此意与正和先生并广大苏学爱好者共勉。

是为序。

2013年10月25日于川大花园

 

张志烈,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苏轼研究学会会长。转自2014年第1期《苏轼研究》。


(作者:张志烈 编辑:suxuetd)
上一篇:《苏轼与苏门文人集团研究》出版弁言
下一篇:苏洵:从行者到学者的豹变(代后记)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激情澎湃,求实求真]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