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诗吐苦寒,书抱天真 ——苏东坡《黄州寒食帖》信息略解

时间:2018年04月10日 信息来源:转自2015年第4期《苏轼研究》。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诗吐苦寒,书抱天真

——苏东坡《黄州寒食帖》信息略解

 

刘川眉

 


被誉为天下第三行书的苏东坡《黄州寒食诗帖》,自问世900多年来,一直为古今中外众多学者、书家和爱好者热捧,研究、赏析、临习者不绝如缕,其成果也可谓汗牛充栋。本文不打算重复他人已有的研究成果,只想就诗帖中“诗”和“书”所传递出的当年东坡心境的原始信息,分别作一番粗略的比较解读,试图对其诗、书创作时的不同心境加以辨析,以窥探东坡谪居黄州后痛苦“大转身”的心路历程。

 

一、幽独苦寒之诗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

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

卧闻海棠花,泥污燕脂雪。

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

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

小屋如渔舟,濛濛水云里。

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

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

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

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寒食雨二首》[1]2341写作于北宋元丰五年(1082)三月五日寒食节。时东坡因“乌台诗案”谪居黄州,已是第三个年头了。

先看第一首诗——

此诗共12句,按内容前后各6句可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起首平淡舒缓,如同面对一个老朋友闲话家常。前两句紧扣诗题“寒食”,交代自己来黄州的时间。紧接着后四句,因寒食节很自然地转到春天的时令。先写年年想留住春天却又无可奈何的惜春之情,“不容惜”三字,既表现出大自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无情规律,又道出了自己身不由己的谪居现实。然后,作者从春来春又去的慨叹转换到当下,定格在元丰五年的春天:“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一个“苦”字,道出今年春雨的不同寻常:连续下了两个月,整个天地如同提前进入了萧瑟之秋。第二部分,前四句从天地间转到具像之物——海棠花。借杜甫诗意和庄子语意,以幽独高洁红中透白如燕脂的海棠花自喻。可是,经风吹雨打迅速凋萎的花瓣却身陷泥污,有如被造物主偷偷在夜半背负而去。结尾两句以白头病少年比拟匆匆凋谢的海棠花,惜花伤春是表,借花自怜是实。

这第一首诗不过是一支序曲,还只是第二首诗的一个过渡和铺垫。

再看第二首诗——

起笔两句接前诗的春雨,写自己的风雨栖居所。当时,东坡一家住在长江边上的一个简陋驿站——临皋亭中,他在《与司马温公五首》(其三)[2]5371中说:“寓居去江干无十步,风涛烟雨,晓夕百变。”因连月春雨,导致江潦暴涨,波涛汹涌的春江似乎要破门入户。接下来两句以烟雨濛濛中的小舟比喻栖身小屋,极言栖居外部环境的萧索荒凉;后面两句则回到屋内:空荡荡的厨房不外寒菜当家,破旧的灶膛里只有湿苇难烧。“空”“寒”“破”“湿”四个形容词在句中特别刺眼,生活之艰不言而喻。下面两句是一个倒装句式:看见屋外有乌鸦衔着纸钱,才想起今天是不能动烟火的寒食节。接着两句写因谪居而产生的进退两难的感慨,最后两句借阮籍逢末路痛哭而返典故和杜甫“冥心若死灰”诗意,表明心迹:既已是穷途末路,便心如死灰,不复有他念了。

这两首诗向我们传递出这样一组信息:

谪居黄州两年来,特别是在元丰五年三月这个春天里的秋天,作者形同委地海棠,状如白头少年,栖居风雨飘摇的小屋,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欲忠君报国无门,想回乡尽孝不能,进退维谷,穷途末路,长歌当哭,心如死灰……诗名寒食,苦寒意象叠出:萧瑟、病少年、空庖寒菜、破灶湿苇、乌衔纸、坟墓、途穷……特别是最后出现了“哭”这个似乎有失大丈夫体面尊严的词,还有“死”这个极尽晦暗阴冷的词,这在东坡诗文中是罕见的。显然说明,作者贬谪黄州两年多来虽一直“深自省察”(《黄州安国寺记》[2] 1237),等待君恩布施重返庙堂的那一天,可春来春去望眼欲穿,依然杳无音讯希望渺茫。故此时此地的他,自认不仅跌入了仕宦生涯的最低谷,而且陷入了人生的绝望之境。

 

二、天真烂漫之书

 

如果说东坡的《寒食雨二首》是苦寒之诗、幽独之吟的话,那么《黄州寒食诗帖》则是天真烂漫之书、尚意自然之作。

第一首诗总体诗思平和,诗意舒缓,于是作者走笔如“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前三行落笔沉稳,运笔平和,每排字数相当,大小匀称,点画一丝不苟,只有第一个“年”字有长笔悬针。后四行转入借花抒怀,笔势随诗意有了起伏,“萧瑟”、“海棠”、“暗”、“偷”等字出现膨胀,“花泥”、“暗中”两个字组甚至开始出现游丝,但总体仍如轻波微澜,情绪明显有所按捺抑制。

第二首诗思陡转,不再敛藏,诗情如春江浩荡,似风起云涌。诗人的情感流由徐渐急,叹栖居之陋,诉生活之艰,怨君门之深,怅家乡之遥,效穷途之哭,表死灰之心……于是作书心忘于手,手忘于笔,笔步情走,势随意流,字体或大或小,字势或正或欹,结字或收或放,造型或庄如佛像或险若岩,布局或密不透风或疏可跑马,一气贯下,自然天成。“破灶”二字的敦实厚重,“衔纸”二字的潇洒摇曳,“哭途穷”三字的凝重豪逸,各有情致,书趣盎然。特别是“死”字,用笔丰腴,左下挑与右上点顾盼生姿,跌宕成趣,可谓把一个僵硬的死字写活了,有血有肉地站了起来。

《黄州寒食诗帖》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些信息:

其一,此帖是东坡自己书写自己的诗,从笔意墨趣和篇章布局来看,应该是在诗作完成之后的有意识书写,而非备忘似的简单抄录。至于书写的时间,历来有诗成当日之说,有第二年之说,有元丰七年离开黄州后之说。但从此帖不署名不钤印,也不署书写年月,只署“右黄州寒食二首”的尾题来看,东坡作此书时仍有“多难畏事”[3]167的戒备,有担心再一次陷入“文字狱”的谨慎。据此判断,此帖在黄州期间书写的可能性较大,但因无实证,这里不作定论。

其二,此书帖与诗作相比,创作心境迥然有异。我们知道,自书自诗的书法作品,由于诗和书都是来自同一个创作主体,可以通过诗情和书意的高度融合,最大化彰显原诗诗意,最大化提升书法作品的品质,让读者产生诗书并茂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荡,享有诗情和书意双重的阅读体验,继而获取尽可能多的作品信息。但是,中国书法本身是一种独特的视觉艺术,有所谓“书为心画”之说,可以通过汉字线条的组合造型、结构章法等,独立地折射出作者的精神、气质、学识和修养,反映作者书法创作时的情感心境,呈现与情感心境相生相成的文本品相。

从《寒食雨二首》来看,诗写得苦雨凄风,萧索悲凉,整个给读者呈现一幅寒雨寒居、寒菜寒鸦的苦寒画卷,分明想告诉我们:诗人已跌入人生命运的绝望深渊,对前途未来已不抱任何幻想。

然而细观寒食书帖,点画线条了无荒率之笔,提按顿挫如闻铿锵之声;字里行间气酣笔健,尚意自然,于稚拙中凸显天真,于平淡中蕴含烂漫;谋篇布局随心所欲,行所当行,止所当止。全卷整体看上去,如夏日繁星璀璨的清朗夜空,无丝毫苦寒之景,无些微颓唐之相,无丁点悲凉之情。清代书法家王文治诗云:“坡翁奇气本超伦,挥洒纵横欲绝尘。直到晚年师北海,更于平淡见天真。”清代书家周星莲在《临池管见》中也说:“坡老笔挟风涛,天真烂漫。”此帖似乎正应了两位书家中肯的评鉴。它分明告诉我们:如果说贬谪黄州两年来,作者一直“杜门思愆”(《到黄州谢表》[2]2582),幻想有朝一日君恩浩荡重新得到启用的话,作此书时,已大彻大悟,不仅自拔于绝望的泥淖,走出了幽独苦寒的心境,而且如破茧之蛾获得新生,获得前所未有的精神自由。且看,元丰五年的寒食节才刚刚过了两天,三月七日,东坡就在沙湖道上唱出了“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潇洒豪迈之声,一扫往日心中阴霾。没过几天,在蕲水清泉寺又吟出了“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的乐观旷达之词。到了这一年的七至十月,他短短四个月内三访黄州赤壁,更是写出了中国文学史上的巅峰之作《念奴娇赤壁怀古》和前后《赤壁赋》。

 

三、结语

 

《寒食雨二首》系作者于凄风苦雨中以绝望心境吟诵的幽独苦寒之诗。这两首诗,无疑是作者在元丰五年(1082)三月寒食节的苦寒之吟、孤独之吟、绝望之吟,充分反映了作者当时极端恶劣的生存环境和对个人政治命运极度绝望的心境。但是,正如古人所言:绝处可以逢生,置之死地可以后生。也正如德国诗人荷尔德林所言:哪里有危险,拯救之力就在哪里生长。而这种拯救的力量,这种绝地反击“向死而生”的强大力量,并非来自外部,而正是来自作者自身,来自作者那种随缘而动、无往不适的自我解脱能力。

《黄州寒食诗帖》是作者豁然省悟后以中正平和心境所作的天真烂漫之书。从书帖中,我们分明窥见作者坦荡的心胸和泰然自适的人生态度。可以这样理解,从“乌台诗案”中侥幸生还并经过贬谪黄州两年多的痛苦历练后,在度过了元丰五年三月身心双重的极度苦寒之后,在又一次直面死亡超越苦难之后,集儒释道思想于一身的苏东坡,于元丰五年三月寒食节后豁然省悟,然解脱,其价值观、人生观和宇宙观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对仕途进退人生穷达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对如何实现人的存在价值有了全新的认识。他已坚信,自己的人生可以由自己重新设计,自己的命运可以由自己主动掌握。于是,一个旧我“死”去了,一个稚嫩的书生和单纯的才子“死”去了,一位卓越的文学艺术大师和乐观旷达的生活大师浴火重生,而《黄州寒食诗帖》这幅最能反映作者当时情感心境的书法珍品,便是最有力的佐证之一。

2014年10月8日于东坡老家眉山

 

注释

[1]  张志烈、马德富、周裕锴主编:《苏轼全集校注》(诗集),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2010年。

[2]  张志烈、马德富、周裕锴主编:《苏轼全集校注》(文集),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2010年。

[3]  刘正成主编:《中国书法全集》(第34卷),北京:荣宝斋,1991年。

 

刘川眉,眉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苏轼研究学会理事。转自2015年第4期《苏轼研究》。


(作者:刘川眉 编辑:suxuetd)
上一篇:苏轼《南乡子》(霜降水痕收)考辨
下一篇:闲谈哲思与国学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诗吐苦寒,书抱天真]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