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颍水清流,淡泊明志 ——苏轼《泛颍》赏析

时间:2018年06月09日 信息来源:选自《苏轼研究》2010年第3期。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颍水清流,淡泊明志

——苏轼《泛颍》赏析

 

熊朝东

 


我性喜临水,得颍意甚奇。

到官十日来,九日河之湄。

吏民笑相语,使君老而痴。

使君实不痴,流水有令姿。

绕郡十余里,不驶亦不迟。

上流直而清,下流曲而漪。

画船俯明镜,笑问汝为谁。

忽然生鳞甲,乱我须与眉。

散为百东坡,顷刻复在兹。

此岂水薄相,与我相娱嬉。

声色与臭味,颠倒眩小儿。

等是儿戏物,水中少磷缁。

赵陈两欧阳,同参天人师。

观妙各有得,共赋泛颍诗。

——苏轼《泛颍

 

这首诗作于元祐六年(1091)八月苏轼知颍州时,宋之颍州治所在今安徽阜阳,有颍河绕流城郭。共汇流处称之为西湖。《清一统志》云:“西湖在阜阳县北三里,长十里,广二里。颍河合诸水汇流处也。”

诗起二句描写了诗人性本爱水,而任所恰又有颍水且奇美的喜爱心情。确实,苏轼好似命中带水,一生与水湄结缘,凡为官之地大都有湖,可说游湖成了苏轼生活中的一部分。当时便有人说:“内翰只消游湖中,便可以了郡事”(《王直方诗话》)。他的学生秦观也说:“十里荷花菡萏初,我公所至有西湖。”你看他“到官十日来,九日河之湄”。十天就有九天泛于湖中,其泛颍之勤说明诗人对颍水爱之深。但却将颍之“奇”与泛颍的悠游乐哉避而不写,横生一笔去写“吏民笑相语,使君老而痴”的岸上见闻使诗的意境顿然拓开。这两句很有趣味和蕴含。苏轼既是个“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的待人不分贵贱的谦谦君子,又是一个爱民为民做好事的官,他曾说:“吏民莫作官长看,我是识字耕田夫。”其性格和为人很受百姓爱戴。因此,“笑相语”是吏民对“使君”的一种亲昵表现;“老而痴”是吏民对“使君”处境的同情与怜悯。故而诗人以玩笑的口吻回答说:“使君实不痴”,非常巧妙地道出“九日河之湄”真情。元祐初,司马光一派上台后,尽废王安石新法。苏轼却反对尽废之举,特别是免役法,主张兼用所长,不肯“惟温(司马光封温国公)是随”。既受旧派排挤,又遭台谏官攻击,苏轼“自此不安于朝”。于元祐之年,乃接连上书称病,要求离京出任地方职。到翌年才获准以龙图阁学士出知杭州。元祐六年二月又召还朝后,再次受到洛党攻击,八月由翰林学士承旨兼侍读出知颍州。有这段因由,诗人却点到为止,以“流水有令姿”既机警地避开这个话题,又起到承上启下而转入描写颍水之奇的正题,使得诗情诗意含蓄深沉,波澜起伏,妙趣横生。

这是怎样的一幅有“令姿”的水中画景呢?诗人以“流”字入笔,流水潺湲,静静如玻,画船轻浮,“不驶”、“不退”,恰到好处,人在船中,船在水中,优哉游哉,好不惬意。十里流水,或“直而清”,或“曲而漪”,“直”而有情,“曲”而有态,上、下流态各不相同,都是如诗的画景。画景中映着诗人的影子,情致何等有趣:“笑问汝为谁”?东坡高兴得自己给自己开起了玩笑。忽然,微风乍起,“吹皱一河河水”,扩散出一圈又一圈涟漪,使得波摇影乱,水中人影随之“散为百东坡”。很快风又停,波又静,影子“顷刻复在兹”了。河风一吹一停,不但使颍水上、下流的姿态随之变化,而且水中既有真相又有变相,其情其态自然和谐十分有趣味,可谓传神之笔。诗人意犹未尽,想像说这是水在给自己相互嬉闹开玩笑。“薄相”,即“白相”之意。从“流水有令姿”到“与我相娱嬉”这一段,充分表现了苏轼“随意吐属,自然高妙……情景涌现,如在目前“(方东树《昭昧詹言》)的诗情才华。

到此,我们看到了诗人爱颍水之奇的真正目的:“颍水清流,淡泊明志。‘声色与臭味,颠倒眩小儿’。”诗人说,世人为荣华富贵,升官发财,声色货利所炫惑,弄得七颠八倒。“夫求祸辞福,岂人之情也哉!物有以盖之矣。彼游于物之内,而不游于物之外”(苏轼《超然台记》)。这些人只在于斤斤计较于一物之得失,不能游于物之外。而诗人却把这些看作是水中之物,顷刻间的变化;是儿戏之物,如水的玩笑没有二样。他的爱水、泛颍,其目的用以自适,不与世俗同流合污,表明自己“磨而不磷,涅而不缁”(《论语》)的品格和淡泊明志的个性。

结尾四句,看似多余之笔,实则不可少。以补出同游的人有赵德麟、欧阳修的两个儿子,说明处于同一事物中,各人都悟出道理来,也许是相同的道理,也许是不相同的道理。“天人”,即物我之间,客观与主观之间;“观妙”,即是由客观景物悟出人生哲理。在苏轼悟出的“等是儿戏物,水中少磷缁”。确是“观妙各有得”的。恰如方东树所评:“坡公之诗,每于终篇之外,恒有远景,匪人所测;于篇中又各有不测之境,其一段忽从天外插来,为寻常胸臆中所无有。”(《昭昧詹言》)

全诗语言流畅,当止则止,当放则放,进退转换有度。诗的意境深远,既有情趣,又含蓄深沉,使读者读之有诗内有“诗”的联想。

 

熊朝东,眉山市东坡区新闻中心原总编,眉山市三苏文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选自《苏轼研究》2010年第3期。


(作者:熊朝东 编辑:suxuetd)
上一篇:闲谈哲思与国学
下一篇:海南万里真吾乡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颍水清流,淡泊明志 ——苏轼《泛颍》赏析]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