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熊朝东的三苏情怀

时间:2018年06月09日 信息来源:选自2011年第1期《苏轼研究》。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熊朝东的三苏情怀

 

宋明刚

 


我认识朝东大约有20多年了。我们的兴趣爱好相似。对文学、对苏轼都有一种真情,对苏学的研究都有爱好与执著。

熊朝东先后出版了有关苏轼、苏辙的专著7部:《苏东坡》(1989)、《苏轼词选析》(1991)、《明月几时有——苏轼诗词文精品选析》(2001)、《芳草天涯路——影响苏轼一生的六位女性》(2003)、《苏东坡养生谈》(2005)、《眉山苏辙》(2009)、《生命之光——千年英雄苏东坡》(2009)以及具有一定分量的论文。

熊朝东是眉山人,是东坡的老乡。他当过航空兵,曾供职于宣传部,在《眉山报》当过老总。荣获眉山市“有突出贡献的拔尖人才”称号。

熊朝东是眉山人,他在《苏东坡》后记中曾写道:“我和苏轼是同乡……小时候就经常去三苏祠,转悠。”这块神秘的宝地曾孕育出三位大家,祠中殿堂里的三苏雕像,朝东常常站在他们面前久久仰望,他们是那么的高大和神圣。这是眉山人的骄傲。读书后学校组织学生到三苏祠参观,近水楼台,朝东常常品其陈列馆内的名句佳篇,“仿佛缩短了九百年的时间差,成为与他日夕往来,和睦相处的乡邻,倾心相谈的师友。”他受到三苏遗迹、灵气的双重熏染,渐渐地加深了对三苏的认识与理解,他开始撰写有关三苏的文章,进而学习研究苏轼的诗词文赋,对苏轼他有了一份对故乡先贤的敬仰与崇拜之情。正是由于热爱、崇敬苏东坡的炽热感情,驱使他多年来不断地去认识、探究苏轼。他是带着“一个苏轼故乡人的自豪感和责任感”,读苏轼作品,查阅有关历史文献、研究苏轼的论著和有关传说,熊朝东的愿望就是要让更多的人认识和了解苏轼。熊朝东进入研究苏轼的诗词文赋、情感、养生以及典籍和民间传说故事等多个领域,苦苦求索。

早在1978年熊朝东就在四川日报副刊上发表了《千古文章三苏祠》一文,这也许是“十年文革”后,在全国媒体上正面宣扬三苏文化最早的一篇文章。继后又出版了第一本书《苏东坡》。这是一本严肃而又有趣的书,写的就是苏东坡曲折坎坷而又成就辉煌的一生的故事。该书以传记文学的形式,以苏轼的诗文为线索,以历史记载为依据,以时间先后为顺序,博采正史、野史、民间传说、苏学研究等众家之长。《苏东坡》出版顿时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受到了读者的广泛好评。该书在八年的时间里,先后三次再版发行。

朝东在研究三苏的过程中,他掌握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加之他有文学的功底,在后来的著作中,以史为鉴,开创了新的表现方式。例如在研究苏轼成长过程及其一生的经历中,他惊异地发现了在苏轼生命运行中紧密连结而不可分割的六位女性的作用。她们是母亲程夫人、先后两位妻子、侍妾王朝云及两宫太后。是这六位女性构筑了苏轼人生的完美。于是以一种全新而独特的表现形式写出了《芳草天涯路——影响苏轼一生的六位女性》,从史学与文学的视角去探索苏轼生命中的爱情以及六位女性对他人生的影响。这是一部集历史、学术、情感、理性、道德、艺术于一体的独特传记文学作品。作品以苏轼一生的复杂经历为经,以六位女性的高洁人格、清丽品行为纬,交相辉映地展现了北宋中后期波澜壮阔、可歌可泣的历史画卷。作品既描绘了六位凝结着中国妇女最为伟大而值得称颂的光辉形象,更立体地塑造了苏轼作为旷世无双全能文士的魅力品格。著名苏学专家邱俊鹏先生评价道:“该书深刻入微地描述了与苏轼一生紧密相关的六位女性。作品文笔清新、活泼,既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又有文学欣赏的雅趣。”这部书获得了巴金文学奖,从系统全面的角度讲,它填补了苏学研究领域中的一项空白。

熊朝东是一位脚踏实地的苏学研究者,也是一位勤奋的作家。在长期的繁重工作中,他在努力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不懈地研究与写作,孜孜不倦,苦苦求索,写出了那么多有分量的专著。这是朝东执着勤奋与才华的写照。

后来他奉命办县委机关报,担任总编辑,为了弘扬三苏文化,开辟了“东坡湖”、“三苏研究”等等专栏,传递出东坡故里浓浓的文化气息,使许多人增加了对三苏的认识与了解,受到三苏文化的熏陶。实现了他让更多人了解苏轼的愿望。

朝东对苏轼的研究常有独到的见解。例如,他认为苏东坡一生重视养生,研究养生学,追求生命的质量和生命的价值,在生活实践中丰富和创造了数十种养生方略,总结出十分精确和科学的养生学理论,是我国古代养生文化的传承者和发展者。然而在苏学研究领域中,还未有全面系统和普及性研究专著出版。熊朝东完全以一种透视的眼光来解析苏东坡养生学理论,经过三年时间完成了专著《苏东坡养生谈》。

该书将苏东坡的养生分为:精神养生篇、炼丹养生篇、运动养生篇、食物养生篇、药物养生篇、环境养生篇等六篇。这是对东坡文化开创性的研究与总结,形成了苏东坡系统的养生文化,也让我们从另一角度去认识了解苏东坡,开阔了对苏轼的研究,认识透视生活质量,延长人之生命的诀窍与奥秘。可以说熊朝东填补了苏轼研究领域中又一空白。无疑,这是熊朝东对苏学研究的一大贡献。一位苏学专家曾这样评价熊朝东:“他具有独特性的思路,思考研究问题具有独创性。”这和朝东对苏轼长期深入的研究是分不开的。

朝东的生活道路多艰辛曲折,常被人“误解”,但他心地宽厚,淡泊名利,为人低调,不善言词,有自己做人的准则。他在《苏轼词选析》后记中曾经说过:“我将不遗余力地为弘扬三苏文化继续努力,不负做一个三苏故乡人。”由此想来,苏东坡真的没有看走眼。我也曾研究过苏东坡被贬的历史,贬黄州、惠州、儋州。有时苏东坡接到贬令起程前往报到,有时还在中途,一道贬往另一个地方的命令又到了。苏轼曾自我评价:“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苏轼这种逆境中的平静心态也让朝东获益不浅。他常说,只要想起苏东坡,就没有什么怨气了。他认为:“文学艺术的结晶,是一个民族文明程度的标尺。”他说:在无数耀眼的灵玉制造者中,苏东坡最为光辉,他被历史储存的文学艺术作品,与日月同辉,且数量无与伦比。熊朝东是一位容易焕发激情的作家,在1997年时他曾说过,他不准备再写什么了,谁知新区成立后,眉山活跃的文坛让他激动不已,

1999年的春节前夕,我约他去海南岛,他爽快答应了,可临行前他却放弃了,理由是要利用春节假期完成一部书稿。

从研究苏学的角度,朝东是学者,是研究三苏的专家。他的多数专著都是写三苏的,可朝东又是作家,他的散文、报告文学也写得很好。出版有《悠悠乡情》(1991)、《熊朝东散文》(1999)等散文集。他的散文流畅,语言很美,透射出一种文化韵味。有作家评论:“超然物外的熊朝东,超然物外的散文”。我想,他在困境中不知读过多少遍苏轼的名篇《超然台记》,我记得,1998年我曾和他一起到山东诸城市参加全国第十一次苏轼学术研讨会,我们在开研讨会,他却按捺不住急迫的心情,中途逃会打的士去了“超然台遗址”,据说他少年时代就有此愿望,后来他又写了“超然台感怀”,熊朝东所推崇与欣赏的是苏轼旷达、乐观的人生精神。熊朝东能有此成就,也许就在于他的超然物外。

后来他又出版了《眉山苏辙》,这是一部描写苏辙的传记文学,眉山没有人写过。填补了东坡故里的文化历史空白。熊朝东写完《眉山苏辙》的书稿后,不禁涕泪横流,仰天一声长叹。作者为苏辙的事迹所震撼、所感动、所深思:古今为人者、为学者、为文者、为官者,如苏辙者,有几人何!?遗憾,千年来,苏辙在其兄苏轼的巨大光环笼罩下,默然而未能被世人充分认识、了解和推崇。《眉山苏辙》的问世,能够引发更多当代为人者、为学者、为文者、为官者的思考,作者倍感欣慰了。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正直善良的学者和作家,对人类社会公平正直的渴望与呼唤。

正如有位著名苏学专家说过,三苏故里的作家,文化的血脉在他们身上流淌。他们对三苏文化的研究理解中包含着对乡贤文化的继承和发扬的激情。

 

宋明刚,四川省眉山市委宣传部调研员、中国苏轼研究学会副会长、眉山市三苏文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选自2011年第1期《苏轼研究》。


(作者:宋明刚 编辑:suxuetd)
上一篇:刘小川:一点点核心竞争力
下一篇:宋明刚:守望创作路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熊朝东的三苏情怀]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