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海南万里真吾乡 ——《减字木兰花》(春牛春杖)赏析

时间:2018年07月08日 信息来源:转自2011年第1期《苏轼研究》。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海南万里真吾乡

——《减字木兰花》(春牛春杖)赏析

 

熊朝东

 


减字木兰花·立春

苏  轼

春牛春杖,无限春风来海上。便丐春工,染得桃红似肉红。    春幡春胜,一阵春风吹酒醒。不似天涯,卷起杨花似雪花。

 

这首词作于苏轼贬谪儋州(今海南岛)的第三个年头,即宋哲宗元符二年(1099)立春之日。这是一曲赞美海南春光的恋歌,是诗人博大情怀的袒露——苏轼不只囿于家乡的热爱,故土的眷恋,中原大地的思念、向往,而对被视为蛮瘴僻远的“天涯海角”之地,亦同样充满爱恋之情。苏轼一生足迹踏遍大半个中国,或是宦游,或是贬逐,他对所到之处都是怀着第二故乡的感情来热爱,来赞美,来歌颂。这是苏轼热爱祖国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的高尚爱国主义思想的反映。“莫作天涯万里意,溪边自有舞雩风”(《被酒独行,遍至子云、威、徽、先觉四黎之舍》),只有具备这种爱国主义思想境界的人,才能身处天涯而无天涯之感;才能身处异乡而无飘零流落的悲戚;才与其他迁客逐臣有着不同的情怀,对异地风物不是排斥、敌视,而是由衷地认同、热爱;才能从内心倾泻出“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的真挚情感;才能以其欢快跳跃的笔触,将祖国边陲的春光写得绚丽多姿,生机盎然;才使得这首《减字木兰花》成为我国词史中对海南之春的第一首热情赞歌。

此外,这首《减字木兰花》还表现了苏轼一生“超然自得,不改其度”(《与元老侄孙书》),随遇而安的旷达胸怀,对我国旧时代知识分子影响深远。曾季狸《艇斋诗话》说:苏轼贬谪惠州时因作《纵笔》诗:“白发萧散满霜风,小阁藤床寄病容。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这首诗传至京师,政敌章惇笑道,苏子瞻还这般快活吗?于是就把苏轼再贬儋州。这是绍圣四年(1097)四月发生的事。当然,这决不仅仅是因为章惇不满苏轼的“春睡美”,偏要弄得他睡不着;而是出于更大的政治目的和当时政治气候的变化。苏轼再贬儋州时,已经六十二岁。这对一位暮年老人来说,不论从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是一种难以承受的打击和重压。当时的海南岛确实是一块蛮瘴僻远、荒凉落后的土地,那里“海氛瘴雾,吞吐呼吸。蝮蛇魑魅,出怒入娱”(《桄榔庵铭》)。生活更是艰苦,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泉,几乎什么都没有。这对于过去过着“十年京国厌肥羜”生活对苏轼来说,现在是“五日一见花猪肉,十日一遇黄鸡粥。土人顿顿食薯芋,荐以熏鼠烧蝙蝠”(《闻子由瘦》)的穷日子,其情景可想见了。他在《与元老侄孙书》中说:“近年来多病瘦瘁,不复如往日,……海南连岁不熟,饮食百物艰难,及泉、广海舶绝不至,药物鮓酱等皆无,厄穷至此,委命而已。老人与过子相对,如俩苦行僧尔。”他已曾伤感道:“何时得出此岛耶?”但他毕竟是一个随遇而安、善自宽解的人。“岂知俯仰之间,有方轨八达之路乎?(《在儋耳书》)他坚信一切逆境终将过去。他的组诗《谪居三适》就集中表现了那种“超然自得”的生活情趣。“老栉从我久,齿疏含清风。一洗耳目明,习习万窍通”(《旦起理发》)。“蒲团蟠两膝,竹几阁两肘。此间道路熟,径到无何有”(《午窗坐睡》。“瓦盎深及膝,时复冷暖投。……土无重膇药,独以薪水瘳”(《夜卧濯脚》)。这些都是在官场中享受不到,也体会不到的乐趣,所以他说:“谁能书此乐,献与腰金公(腰悬金印的人)?”因此,苏轼才在《减字木兰花》中由衷地发出“不似天涯”的自适之感。这是此词高出他人的可贵地方。如南宋词人朱敦儒的《沙塞子》:“万里飘零南越,山引泪,酒添愁。不见凤楼龙阙又惊秋。  九日江亭闲望,蛮树绕,瘴云浮。肠断红蕉花晚水西流。”这是写南越(今岭南两广等地)的重阳节。但所见者为“蛮树”、“瘴云”,由景引情者为“山引泪,酒添愁”,突出的是“不见凤楼龙阙”的流落异乡之愁。虽然这首词是朱敦儒南渡后,因北方沦陷于金而思乡怀国之作,其思想性和艺术性都有可取之处。但与苏轼这首《减字木兰花》相比,又迥异其趣。二词相较,对异地风物有排斥和认同的差别,不仅仅见出苏轼的独特个性,更见出苏轼博大的情怀和二者思想境界的高下之分。

细观这首《减字木兰花》,不仅景物描写朴实自然,而且感情触发亦朴实自然。全词无矫揉造作、吟风弄月之态。

这首词手法有其独特,上下阕句式完全相同,词意相连,层层深化。上下起句“春牛春杖”与“春幡春胜”,都从立春的习俗发端,达到强调立春的重要和迎春的欢快隆重的视觉效果。“春牛”,象征农事的土牛。“春杖”,指耕夫手持犁杖侍立。旧时风俗,立春前一日有迎春的仪式,由人扮“勾芒神”,鞭土牛,由地方管行香主礼,叫做“打春”。卢肇《谪连州书春牛榜子》诗云:“不得职田饥欲死,儿侬何事打春牛。”“春幡”,即“青幡”,指旗帜。“春胜”,一种剪纸,剪成图案或文字,又称剪胜,彩胜,也是表示迎春之意。《后汉书·礼仪志上》云:“立青幡,施土牛耕人于门外,以示兆民”。古时对于立春日是相当重视和隆重的,孟元老《东京梦华录·立春》记载:“立春前一日,开封府进春牛人禁中鞭春。”可见这种习俗在“天涯海角”的海南岛也很盛行。

上下阕句首交代立春的习俗后,紧接着又用同样的两个对句:“无限春风来海上”与“一阵春风吹酒醒”,都着重写“春风”。上阕的“春风”,写出风从海上来,不仅将地处海岛的特点画出,而且意境壮阔,令人胸襟为之一舒,大有“春风又绿江南岸”的诗情画意,使人犹如置身于那“春情不可状,艳艳令人醉”(李群玉《感春》)的春暖秀色中。诗人曾作《儋耳》诗:“垂天雌霓云端下,快意雄风海上来。”便与此相合,充分表露出诗人对海南的热爱之情。下阕的“春风”,则强化了全词欢快的基调。它点明在迎春仪式的宴席上“欢言酌春酒”,春酒且醉人的浓郁情趣和勃发兴致。

“便丐春工,染得桃红似肉红”与“不似天涯,卷起杨花似雪花”,皆以景入词,由景生情,点透全词主旨所在。“便与春工”,乃将春神人格化,大意是说被视为“蛮瘴僻远”的天涯海角之地,因得力于春神之力,才将桃花染得如同血肉之艳色一般。热情赞颂造物主孳乳人间万物的亲切之情;极尽描绘出边陲绚丽的春光和充满生机的大自然景色。而“卷起杨花似雪花”,乃点睛之笔。海南地暖,其时已见杨花。诗人次年人日有诗云:“新巢语燕还窥砚”,方回《瀛奎律髓》评曰:“海南人日(旧称夏历正月初七日为“人日”。杜甫有《人日》诗:“元日到人日,未有不阴时”),燕已来巢,亦异事。”盖在中原,燕到春分前后始至,与杨柳飞花约略同时。以此知海南物候之异,杨花、新燕并早春可见。诗人用海南所无的雪花来比拟海南早见的杨花,于是才自然而然地发出“不似天涯”是“故乡”的亲切愉悦欢快轻松之情,方现见出苏轼不为逆境所难,随遇而安的旷达胸怀和青山处处是吾乡的高尚情操。

这首词采用“类字”的修辞写作手法,大量使用同字,把同一个字重复地间隔使用。本来,遣词造句一般要避免重复。《文心雕龙·练字第三十九》提出的四项练字要求,其中之一就是“权重出”,以“同字相犯”为戒。但并非教条,这种“类字”手法用得恰当自然,则能获得强调词意,加深意境,渲染气氛的艺术效果。反之,便有堆砌之忌,矫揉造作之嫌。如五代欧阳炯的《清平乐》:“春来阶砌,春雨如丝细。春地满飘红杏蒂,春燕舞随风势。    春幡细缕春缯,春闰一点春灯,自是春心缭乱,非干春梦无凭。”就给人以平板堆砌之感,读起来就别扭,不大自然。苏轼这首《减字木兰花》却不然,从词的本身蕴意来看,乃为海南春色所感发,为眼前春日之情景所引动,一气贯注地写下来,因而自然真切,朴实感人,无丝毫玩弄技巧之嫌。再从词的本身结构来看,全词八句,共用七个“春”字(其中两个是“春风”),但不平均配置,有的一句两个,有的一句一个,有三句不用,显得落笔自然,错落有致;而不用“春”字之句,如“染得桃红似肉红”,“卷起杨花似雪花”,却分别用了两个“红”字,两个“花”字。所以,全词谨严而不死板,活泼而不拘泥,成为后世效法的典范佳作。

苏词之妙,妙在既继承了中国文学的优秀传统而有所发扬;更重在自身的不落窠臼而有所创造、开拓。所以在我国文学发展史上具有光辉璀璨的里程碑的地位!

 

熊朝东,眉山市东坡区新闻中心原主任、总编,中国苏轼研究学会理事,眉山市三苏文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转自2011年第1期《苏轼研究》。


(作者:熊朝东 编辑:suxuetd)
上一篇:颍水清流,淡泊明志 ——苏轼《泛颍》赏析
下一篇:读《上韩昭文论山陵书》谈苏洵的官品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海南万里真吾乡]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