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玉局观中祈子嗣

时间:2018年08月09日 信息来源:选自张桂琴著《苏洵故事》,长春出版社2013年1月第1版。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玉局观中祈子嗣

 

张桂琴

 

古人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苏洵婚后多年未有子嗣,见到张仙画像后,遂顶礼膜拜,终于求得轼与辙。

苏洵不喜欢宋初“时文”,但是对于琴棋书画,可谓样样喜好。

苏洵喜爱书法,自小就到处淘弄字帖,勤学苦练,竟也自成一体,在书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苏洵书法崇尚晋唐笔意,师法“二王”,气韵超脱,简淡玄远,意蕴挥洒。苏轼、苏辙兄弟的笔法中或多或少地都有苏洵风格的影子。

苏洵擅弹琴,且蓄有雷琴。苏洵的琴艺虽然在我国的音乐史上没有过多的载录,但从苏轼、苏辙兄弟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也是相当有造诣的。苏轼《家藏雷琴》说:“余家有琴,其面皆作蛇蚹,其上池铭云:开元十年造,雅州灵关村。”苏轼为了弄清雷琴的发音情況,曾把琴拆开来进行研究。《历代琴人传》引张衮《琴经大雅嗣音》说:“古代多以琴世家,最著者……眉山三苏。”苏轼、苏辙兄弟皆有《舟中听大人弹琴》诗,描绘了苏洵高超的琴艺,虽有溢美之词,但也不会太过夸张。

苏洵喜画,但是画得并不是很好,只是用以修身养性,也非常喜爱收藏绘画。苏轼在《四菩萨阁记》里说:“始吾先君于物吾所好,燕居如斋,言笑有时。顾常嗜画,弟子门人元以悦之,则争的致其所嗜,庶几一解其颜。故虽布衣,而致画与公卿等。”在苏洵流传下来的诗歌中,有一首诗《净因大觉禅师以阎立本画水官(水神)见遗,报之以诗》,记录了净因大觉禅师以阎立本所画水官(水神)赠苏洵,苏洵作诗表示感谢的事情。苏轼也曾“以钱十万”,购得吴道子的画献给苏洵,这幅画后来成为苏洵所珍藏画作中的压卷之作。

但是,在苏洵所珍藏的百余幅画卷中,有一幅画是他最为珍爱的,甚至在晚年时还在上面题字以示珍重,这幅画就是《张仙画像》。

《张仙画像》并不是什么名人大师的作品,甚至它的作者是谁都无从考证,苏洵何以珍爱如此?此事说来话长。原来,苏洵一直认为,苏轼与苏辙就是张仙送来的。所以,苏洵在晚年检点自己藏品时,见到这幅画,还认真地在上面题词:

洵尝于天圣庚午重九日至玉局观无碍子卦肆中见一画像,笔法清奇,乃云:“张仙也。有感必应。”因解玉环易之。洵尚无子嗣,每旦必露香以告,逮数年,既得轼,又得辙,性皆嗜书。乃知真人急于接物,而无碍子之言不妄矣。故识其本末,使异时祈嗣者于此加敬云。

苏洵婚后不久,妻子程氏就怀孕了,初为人父的喜悦激荡着苏洵年轻的心灵,他整天幻想着那个可爱的小家伙的样子,甚至都想好了孩子的名字,他的内心充满了无比的冲动。但是,遗憾的是,这个孩子出生后就天折了。看着整日以泪洗面的妻子,苏洵强自按捺内心悲痛,安慰程氏:“我们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天圣八年(1030)农历九月九日,天刚放亮,苏洵收到一封来信。前来送信者是成都玉局观中的一个小道士。原来是苏洵先前四方游荡时结识的无碍子道长,近日云游至成都,落脚于玉局观,便差遣道童,前来投书,邀请苏洵前往玉局观一晤。苏洵马上安排好家事,与道童即刻动身,前往成都。

玉局观在成都府城南处,原是西汉蜀郡太守文翁为兴办学校所凿的一间石室。东汉永初末年(113),学堂遇火而荒废。传说东汉永寿元年(155),李老君与五斗米道长张道陵至此,李老君席地而坐,地上竞缓缓升起一张局脚玉床。李老君坐在玉床上,为张道陵讲《南北斗经》,讲毕离去,玉座即隐入地中,旋成干涸洞穴。后来人纪念李老君而在此建观,名曰玉局观。

晌午时分,苏洵到达观前。早有道童通报,无碍子亲迎苏洵于观门,携手走入观中。这是苏洵第一次游览玉局观,只见这里真是一修行好去处:观依山而建,山上树木茂盛,山路两旁古木参天,浓荫覆地。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山道拾级而上,山涧流水自上而下生生不息,阵阵山风透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响声,风声、树声、流水声混合起来,仿佛是天籁之音,而道观和亭阁都深藏于繁枝茂叶之间,感觉格外幽深。无碍子边走边介绍,苏洵边游览边赞叹。

无碍子将苏洵引至自己卦肆,小道童端上茶水,退出房门。苏洵环视四周,见北墙之上悬挂一幅笔法清奇的画作,画中祥云环绕,一俊美英武、面如敷粉、唇如涂朱的武将模样的青年男子个弯弓搭箭,下方还有五个小孩环绕身边。苏洵很奇怪地问无碍子:“道长,此为何人?”

“你怎么连他也不认识呢?这不是张仙吗?”无碍子笑呵呵地答道。

“噢,这就是张仙啊。”苏洵若有所悟。

“是啊,张仙,有感必应的。”无碍子肯定地说。

苏洵不认识画中人,其实并不是苏洵的孤陋寡闻,而是因为张仙在宋初时并不像后来那么火,那么受人尊崇。张仙原本是唐末五代时期的一位道士,全名叫张远宵,擅长弹弓绝技,百发百中。羽化登仙后成为了一位用弹弓为人类造福的神仙,只要看到谁家有灾气,就用弹弓发弹击之,将灾气驱散,被称为“弹弓张仙”。在道教还算是位名人,但于普通百姓而言,就没什么太大名气了。这也难怪苏洵不大认识。乾德三年(965)宋太祖赵匡胤灭后蜀,将孟昶爱妃花蕊夫人带回汴京收进后宫。花蕊夫人不忘故主,常常怀念孟昶,将他戎装射箭的画像挂在房中,予以祭祀。一天,宋太祖来到花蕊夫人的房中,见到这张男人的画像,就满腹狐疑地问:“这是什么人?”花蕊夫人急中生智地说:“这是蜀地供奉的张仙,经常祭祀他,可以得子。”由于花蕊夫人的急中生智,人们不知其中的原因,后来传到民间,真张仙与假张仙便合二为一了,人们以孟昶射箭的那张画像为底本,在其脚下画上了五个孩子,寓意“五子登科”。

苏洵听无碍子道长说这是张仙,马上诚心跪下,拜了三拜。其时,苏洵膝下尚无子嗣,他和夫人都急切地盼望着孩子的到来。跪拜完毕,苏洵转身对无碍子说:

“道长,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说不当说。”

“呵呵呵,你我交往多年,有什么不能说的?”无碍子拂尘一摆。

“道长,在下膝下尚无子嗣,希望能将张师画像请回家中,以便膜拜。不知道长能否割爱?”苏洵小心翼翼地问道。

“哈哈哈,你求子心切,那贫道就将此画送与你吧。”无碍子豪爽地说道。

“啊,不不不,君子不夺人所爱。这样,我将此玉环与道长交换。”苏洵边解下身上所佩戴的玉环边说。

无碍子了解苏洵的为人,知道他不会无功受禄的,就接过了苏洵捧上的玉环。

苏洵与无碍子探讨《易经》直至深夜。翌日,天刚蒙蒙亮,苏洵便快马加鞭赶回眉山。将张仙画像挂在卧室正中,此后夫妻二人几乎每天都进行祭拜。

说来也怪,在苏洵将张仙画像请回家不久,程夫人还就真的怀孕了,十月期满,产下一个小男孩。全家都为此感到高兴。苏洵愈加认为张仙灵验了,更加诚恳地祭拜。后来在天圣九年(1031)到元宝三年(1041)的十年中,程夫人又陆续生下次女、幼女八娘、苏轼、苏辙四个孩子。长子景先与次女因为身体羸弱,未及成人而亡。长大成人的只有八娘、苏轼、苏辙姐弟三人。而八娘在出嫁后因夫家虐待而英年早逝,陪伴苏洵直到晚年的只有苏轼和苏辙两个。所以苏洵笃挚地相信,苏轼和苏辙就是张仙送与他的两个儿子,对张仙一直崇奉不已而将其画像视为自已最为珍贵的藏品。苏轼与苏辙在宋代及其后历史中影响深远,所以至今在民间传说中,都流传着苏轼和苏辙是天上文曲星下凡的故事。

 

选自张桂琴著《苏洵故事》,长春出版社2013年1月第1版。


(作者:张桂琴 编辑:suxuetd)
上一篇:龙门一跃,应策生澜
下一篇:京师侍父,西门别兄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玉局观中祈子嗣]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