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读《上韩昭文论山陵书》谈苏洵的官品

时间:2018年08月09日 信息来源:选自《苏洵研究——全国首届苏洵学术研讨会》,准印证号:眉新内出(2009-65)。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读《上韩昭文论山陵书》谈苏洵的官品

 

张忠全

 

内容提要:本文以苏洵的《上韩昭文论山陵书》来看他的官品:忠于职守,关注民生,明知位卑言轻,不足以感动执宰,但他还是上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关键词:上韩昭文论山陵书 官品

 

苏洵只是一名小官,而这个小官还是大臣举荐,朝廷特别任命的。

苏洵早年读书,参加过朝廷的进士和茂才异等的考试,但每次都名落孙山。中年后发奋读书,并指导两个儿子读书。他个人则决意仕途。宋仁宗嘉祐二年(1057)他带着两个儿子苏轼和苏辙参加朝廷的进士考试,两兄弟双双高中,正准备做官,他们的母亲程氏却病死于家。苏洵回眉安葬亡妻,苏轼苏辙兄弟守孝。苏洵在京时,由于欧阳修等人的推许,他的文章受到朝中大员们的赏识,他就以一介布衣结识了韩琦、富弼等人。苏洵居眉期间,朝廷曾通知他进京参加考试,看能否授予一官。大诗人梅尧臣也写信劝他进京。

苏洵原本是不想进京的,但两个儿子守孝期满后,要到京城候选当官。老伴已去世,在家实属孤苦伶仃,在朝廷和梅尧臣的催促下,他只好随两个儿子一道进京了。苏洵认为两个儿子高中进士,他这个老子也一定会被授予一官半职的。早在他进京前,朝廷曾通知他进京考取官职,就像今天大学毕业生参加公务员考试一样。但苏洵明确表示,他不愿意参加考试,他在《与梅圣俞书》中说:“自离京师行已二年,不意朝廷尚未见遗,以其不肖之文犹有可者,前月承本州发遣赴阙就试。圣俞自思,仆岂欲试者?”表示他拒绝参加考试。他不愿意参加考试的原因是:“平生不能区区附合有司之尺度,是以至此穷困。今乃以五十衰病之身,奔走万里就试,不亦为山林之士所轻笑哉?自思少年尝试茂才,中夜起坐,裹饭携饼,待晓东华门外,逐队而入,屈膝就席,俯首据案。其后每思至此,即为寒心。今齿日益老,尚安能使达官贵人复弄其文墨,以穷其所不知耶?”他说自己由于不能对当官的有丝毫的附会,不按官场规定的尺度办,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官运不通。现在自己已经五十岁了,又有病在身,跑一万里到京城考试,以求一官半职,难道不被那些隐居在民间的知识分子们耻笑么?还有一个原因是自己年青的时候,曾经参加过朝廷举茂才异等的考试,半夜就起来,带上干粮,到东华门外等候,然后顺队伍进东华门考场,坐到考试位置上,埋头答卷。每一想到这点,就十分寒心。现今我年岁更高,怎么能按达官贵人舞文弄墨提出的试题来叙述自己并不知道的东西呢?看来,他是真的拒绝了,他还请求梅圣俞向欧阳修和朝廷解释一下,他确实有病。

到了京城,苏轼苏辙被授予官职后,又受大臣的推荐,参加朝廷的制科考试,苏轼入三等,苏辙入四等。父子三人的文章在京城传开来,大家争相传看,京城的文风也为之一变。但是,因苏洵拒绝参加朝廷的考试,朝廷没有授予他官职,好像把他忘了。他虽然成了宰相韩琦的座上宾,且游弋于欧阳修等高官显贵之间,但总觉得不舒服。于是他向宰相韩琦写了一封信,很委婉地表示向朝廷要官。他说,韩宰相曾经对我说过,要与欧阳修一起商量一下我的工作问题,但你说每次见到欧阳修时又把这事忘了。请你再见到欧阳修时,不要再忘了。言下之意,就是敦促韩琦与欧阳修等给他一个官位。不久,他被破格地授予秘书省试校书郎职务。他很不乐意。于是不久又向韩琦写了第二封信。他说“去岁蒙朝廷授洵试校书郎,亦非敢少之也。使朝廷过听,而洵侥幸,不过得一京官,终不能如汉唐之际所以待处士者。”他认为朝廷对待他这样的处士,远不如汉唐时对待处士的待遇。他认为京官与试銜应该没有多少区别,为啥不直接授他京官呢?说这话的原因是家里很贫穷,每月得六七千钱,不够家人的费用。这里需要说明一点,苏轼制科考试后被授予凤翔府签判,带着家人到陕西凤翔去了。苏辙因父亲年老,无人照料,只好留在苏洵身边,侍候父亲,成了待业青年,没有俸禄,家境贫穷可能是真情。但这不应是苏洵上书的关键,关键是他无官无拘束,但又不愿意当那种为州县官吏驱使的小吏,希望韩琦宰相另外给他一个官。他还表忠心说:“相公若别除一官,而幸与之,愿得尽力。”可能是苏洵这封信又起了作用,朝廷要修礼书,他受到欧阳修的推荐,被任命为将仕郎霸州文安县主簿礼院编纂,与陈州项州令姚僻一道编修礼书。

苏洵正式为官了,为官就要有官德,而官德又是由人品所左右的。苏洵的这个官还不能上朝,也还不能与执宰们一同论事。他对朝政的意见和建议,只能以上书的办法来完成。苏洵议论朝政的最重要的一篇文章就是《上韩昭文论山陵书》。

事情是这样的:仁宗皇帝去世了,英宗皇帝即位,朝廷决定为仁宗皇帝大修陵墓。苏洵认为不可,不应大修,应该节俭。这既符合仁宗皇帝生前的行事准则,又不增加老百姓的负担。而修陵墓一事,朝廷派宰相韩琦为山陵使,主持修造陵墓的工作。故苏洵写了一封信给韩琦,陈述了自己对这一事件的看法。他首先说,古代的天子即位,天下大事都有等不到皇帝坐稳了位置就要先做的。但汉昭帝即位却是停止了很多役事,使天下复兴。所以他即位还不到一个月,就让自己的恩泽遍布于整个国家。现在我就以我认为国家最为紧急的事,告诫相公。

接着他主要论述了对仁宗皇帝进行厚葬还是薄葬的问题。他说:“先帝以俭德临天下,在位四十余年,而宫室游观无所增加,帏簿器皿弊陋而不易,天下称颂,以为文景之所不若。今一旦奄弃臣下,而有司乃欲以末葬送无益之费,侵削先帝休息长养之民,掇取厚葬之名而遗之,以累其盛明。”他先把仁宗皇帝吹捧一番,以为比汉文帝、汉景帝还廉洁,但去世后,中央办事机关却想用厚葬来葬送无益之费,实际上是侵削仁宗皇帝长期以来休养生息的百姓,把厚葬的名义送给他。于是他提出自己的主张“莫若薄葬”。他说,他听说仁宗皇帝去世大赦天下,但郡县没有钱赏给士兵,沿例贷款给百姓,老百姓有了钱,却不肯参与运送山陵所需物资的活动。于是,官府就用刀剑威逼,用鞭棍驱赶,实际上加深了国家与老百姓的对立情绪。一般老百姓是不知道为国分忧的,只是相互观望。而且修造山陵的一些附属科目还在不断地下派,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冬秋,有些百无聊赖的人,已搅得海内骚然。猜想先帝平素躬身节俭,所以平时很爱惜民力,以民为本,从这点出发,先帝肯定是不会以山陵之事来重困天下的。而今大臣们却以过当的礼节来花费钱财,来违逆先帝平生的意愿,我认为很不可取。他还说,现今府库中,财物还有余,一样不在老百姓身上去榨取,就用公家的力量,以遂臣子不忍之心,而且还获得超过圣人的赞誉。但是,现在府库空虚,没有一点积存,一金以上都要从老百姓身上去取,朝廷却冒行近年来所倡导的中庸之礼,这也是让人疑惑的。

他针对有人说,古代的君子不用天下的财富埋葬他的亲人,但是就国家而言,不用厚礼埋葬先帝是不顺人情而发表议论说,“使今俭葬而用墨子之说,则是过也;不废先王之礼,而去近岁无益之费,是不过矣。”引用子思的话说,古代人讲诚信,是在礼仪不敢有所忽略,至于外在的形式就可以忽略了。他举例说,过去南北朝时宋华元厚葬他的君王,有识之士都认为他不是好臣。汉文帝葬在霸陵,形制没有超过前人;墓内没有金玉,天下都认为他是圣明之君,其后他的江山陵墓稳如泰山。他最后下结论说:“莫若建薄葬之议,上以遂先帝恭俭之诚,下以纾百姓目前之愿,内以解华元不臣之议,而万世之后以固山陵不拔之安。”

苏洵说完这一通道理,似乎言犹未尽,于是又针对韩琦发了一通议论,他说我自己认为古代之所以厚葬,没有不是当时的君主下达命令,想用金玉厚送他地下的亲人,而他的臣子不能禁止,在后面努力跟随。现在是太后非常清醒,皇帝也很圣明,而办事人员却相信近世的礼仪,并且实行这种礼仪,实在是太可惜了。像你韩大宰相,早已建立了丰功伟绩,何必喜欢干这一点劳作而又无任何建树的事呢?苏洵我害怕社会上对你进行清议,将来会说你有责任的。

他针对如果有人说,皇帝的诏书已经发出,规模形制已经确定,虽然知道这中间有毛病,但又不能改变了说这就不对了。过去唐太宗为了安葬他的父亲李渊,想垒一座九丈高的坟,用汉代长陵墓的形制,一切事务都以丰厚为原则。但是群臣给以建议,认为不能这样,于是改来与汉光武帝的陵墓相同,高不超过六丈,每事都很俭约。他进一步说:“夫君子之为政,与其坐视百姓之艰难而重改令之非,熟若改令以救之急?”看来,苏洵官不大,却时时处处想到百性。

前面已经说到苏洵只是一个小官,且这个小官还是朝廷特别恩赐的,苏洵做官的品质,从《上韩昭文论山陵书》就可以看出点端倪:

第一,忠于职守。苏洵知道他的这个小官来之不易,既有朋友举荐,又有他多次接近达官贵人,更有他两个儿子出众的才华和精妙的文章的影响。因此他一接手修编宋太祖建隆以来的礼书,便利用礼这个东西来阐述自己的观点。所以,他旁征博引,引经据典,向宰相直陈不可厚葬的原由和自己的观点。

第二,他明知自己职位低下,位卑言轻,不足以感动执宰,但他觉得不说出自己的观点,不提出自己的看法,有点辜负自己这个职务。这就叫做做官忠事,忠于职责。.

第三,关注民生。关注民生是封建社会清官好官的一大标准。苏洵官不大,做官时间也不长,没有直接与老百姓发生关系。但他却苦口婆心地向宰相说,不能“侵削先帝休息长养之民”,不能对老百姓“威之以刀剑,驱之以笞棰”,还说“与其坐视百姓之艰难而重改令之非”,不如“改令以救百姓之急”。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出苏洵心中有百姓,为解除百姓之苦,他冒昧地上书宰相。

所以,苏洵一开始虽有跑官要官的嫌疑,但当他有了官职之后,官品还是正的。一个封建社会的小官,能够做到这样,也就很不容易了。苏洵的这些官品,在今天看来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张忠全,眉山市政协副主席。选自《苏洵研究——全国首届苏洵学术研讨会》,准印证号:眉新内出(2009-65)。


(作者:张忠全 编辑:suxuetd)
上一篇:海南万里真吾乡
下一篇:谈谈苏轼的“疑”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读《上韩昭文论山陵书》谈苏洵的官品]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