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胡先酉的三苏情缘

时间:2018年09月10日 信息来源:选自2015年第1期《苏轼研究》。1期《苏轼研究》。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胡先酉的三苏情缘

 

孙开中

 


胡先酉生在眉山、长在眉山,几十年生活在眉山、工作在眉山,作为土生土长的眉山人,从儿时起,就与三苏结下了不解之缘。小时候的他不了解三苏,也读不懂三苏,但地处眉山城西南隅的三苏公园却是他经常光顾的乐园。那时的三苏公园,不收门票,也没有几个人管理,却竹树成荫,曲径通幽,鸟语花香,亭榭楼殿,依山傍水,星罗棋布。那时的他,置身其间,虽说不出心旷神怡之类的话语,但总觉得里面好看好耍好玩,三苏公园自然成了他小时候常去玩耍的地方。走进公园的大门,那时的胡先酉,对公园里的楹联碑刻不屑一顾(本来就认不到懂不得),总喜欢顺着右边那株大黄葛树身上粗壮的虬根攀爬到那刚刚高过围墙的丫杈上,俯看墙内外的风景;翻过齐腰高的飨殿的门槛,带着好奇的心,仰视高坐在玻璃龛台上三苏父子那庄严肃穆的塑像。他拾过银杏树下的白果,摘过荔枝树上的丹荔;走在柚子林边,那挂在枝头的一个个大柚子让他垂涎欲滴;靠在百坡亭的曲栏上,满池的碧荷与水中的鱼儿令他心驰神往。玩够了跑累了口渴了,用那总是靠在苏宅老井旁那根裂了缝的竹竿从井中汲起清凉井水来喝几口,然后又欢笑着在园子里奔跑。三苏公园的天空,不知回荡着他儿时多少朗朗的笑语,三苏公园的地面,不知印留下他多少小小的脚印。

慢慢地,胡先酉长大了,上学读书,识文断字了。随着一篇篇地阅读三苏父子的诗词文赋,一天天地走进三苏父子的精神世界,他对三苏公园的情感与趣味也起了变化。三苏公园文革后更名为三苏祠,成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三苏祠在依旧保持着原有典雅幽静风致的同时,更增添了几分三苏文化书卷气息。长大的他,虽然因工作生活不能像儿时那样成为那里的常客,但时不时也要去那里逛逛。漫步在三苏祠幽雅的园林中,除了一边沉浸于过去美好的回忆一边欣赏眼前赏心悦目的美景外,更多的时候是驻足在楹联碑刻文献古籍前阅读理解追思凭吊。伴着他对三苏父子与日俱增的了解欲,其追思凭吊的脚步也迈出了三苏祠,城西七八十里的三苏乡,去追寻三苏父子在乡下生活的遗踪;广济乡的连鳌山上,去观赏苏轼年轻时书写的每字一丈见方的“连鳌山”三个大字;城东三十多里土地乡的苏坟山前,去凭吊三苏父子及程夫人、王弗的千古墓冢。

随着胡先酉对三苏阅读理解的日渐积累,他的所思所感也日渐增多,一种想用语言文字表达的欲望也就油然而生。而他写对三苏的所思所感,从一开始就着眼于三苏在其作品里所表达的思想情感,对三苏作品的写作风格与技巧基本不涉及。这并非是他不欣赏三苏父子诗词文赋的写作技艺,恰恰相反,他很喜欢三苏作品的古朴文风、优美语言、巧妙构思,尤其是苏轼的诗词文赋,不少作品用“美文”来评价,一点也不过分,读起来是脍炙人口,读了后其语言词句在脑中形成的绝妙意境萦绕终日,甚至令他有一种远超脍炙人口的情感愉悦精神享受。尽管如此,他还是更钟情于三苏作品的精神世界,他第一篇写三苏的文章《震霆凛霜我不迁》就是谈自己对苏轼“节概”的感受。“震霆凛霜我不迁”是苏轼《咏怪石》诗中的一句诗,该诗通过叙写在梦里与家中的一块怪异石头的对话,借称颂其外表看似无用而内在实则有“震霆凛霜我不迁”的坚韧意志诗句,来表达诗人不为外物所左右坚如磐石的“节概”。他之所以写《震霆凛霜我不迁》这篇文章,其实同他的经历与心情大有关联。他这样年过花甲的人,与绝大多数同龄人一样,青少年时有理想、有抱负,对国家、对生活、对未来满怀热情,可是,正在十来岁长身体时遇上“粮食关”,每天食不果腹没有饿死已算万幸,又在十七八岁求知欲旺盛时又遇上“十年动乱”,书读不成不说,却上山下乡当了知青,二十大几了只觉得前途茫茫。坎坷的经历加上压抑的心情,把青少年时的理想抱负热情几乎消磨殆尽,可偶尔间读到《咏怪石》,诗中“震霆凛霜我不迁”“子盍节概如我坚”的诗句让他精神为之一振,道路尽管曲折,但意志不可消沉,他之所以在乡下当知青、当代课教师的八年中,不管有多么艰难,始终没有放弃读书,以至能在1978年恢复高考时考进大学,苏轼诗中的精神思想对他起了很大的作用。1987年,胡先酉把自己的感受写成《震霆凛霜我不迁》一文,在眉山举办的苏东坡诞辰九百五十周年纪念活动的学术研讨会上交流,并收入由四川省眉山三苏博物馆与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编辑部合编的《苏轼思想探讨》一书中。此后不久,带着对三苏父子的崇敬之情,他参与了由眉山本土苏学专家张忠全先生主编的《三苏咏故乡》这本小书的编注工作,该书以四川师范大学学报丛刊出版。他在书中承担对苏辙歌吟故乡诗文的编注,通过这一工作,他深切地感受到三苏父子对故乡眉山的无限深情,也对苏辙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这为以后他专研苏辙作品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从1988年至2005年十几年的时间,胡先酉没有写过一篇关于三苏的文章,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繁重的教学工作所致,而更主要的另一方面则是想多读些三苏的作品,尽可能地对三苏有较全面深入的了解后才发表看法。这一期间,除了零零散散地读些三苏(主要是苏轼)的作品外,还读了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曾枣庄先生的《苏轼评传》《苏洵评传》等关于三苏生平、作品、成就的书籍,在购得曾枣庄、舒大刚二位先生主编的《三苏全书》之后,读三苏作品的原著后,对三苏的了解比较多了,比较完整了,心中的感受便多了起来。

2006年,胡先酉从教学一线退下来,在学院担任督导工作,工作的繁重程度有所减轻,提笔写关于三苏感受的时间也就多了起来。这一年,胡先酉一方面有感于苏轼的民本思想和他几十年朝野为官一心为民的辉煌政绩,一方面目睹当今社会中一些官员对人民群众的利益不管不顾以权谋私的劣迹,他写了《苏轼的民本思想及其体现》一文,梳理了苏轼民本思想的渊源与主张,叙述了苏轼朝野为官实施其民本思想所做出的惠民利民的成就。该文长达一万五六千字,先在2006年的《眉山职业技术学院学报》上分上、下部分刊载,其后又在《苏轼研究》2006年第4期与2007年第1期上分上、下两部分刊载。2007年11月,“苏东坡的民本思想”学术研讨会在眉山召开,胡先酉以《苏轼的民本思想及其体现》一文在会上作了书面交流。其后不久,他应原市政协主席苏灿先生、原市政协副主席张忠全先生相邀,加入了“苏轼为官之道”课题组,承担了“第一章民本理念”“第四章教育理念”“第五章军事理念”的撰写任务。《苏轼为官之道》一书2009年9月由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在该书的出版发行座谈会上,作为作者中唯一不是官员的胡先酉,以普通民众的身份表达了自己对苏轼为官一心为民的敬佩之情。

2008年,带着对三苏父子的崇敬之情,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胡先酉把探究的目光投向三苏父子的成才之路上,写了《良好的家教成就了三苏父子》一文,对苏序对苏洵的因材施教、苏洵夫妇对苏轼苏辙兄弟的精心培育作了论述,该文刊载于2008《苏轼研究》第4期上。

2009年,有感于有人认为三苏父子在成名之前,苏洵在蜀中多次拜谒达官贵人并求其写推荐信,因而有失文士品节这点,胡先酉在仔细认真研读了苏洵写给张方平、吴照邻、欧阳修等官员的求见书信后,并结合其他一些资料,写了《辨苏洵求见官员》一文,表明苏洵的求见之举,根本不是钻营走后门,而是磊落光明地为国家社会推荐人才,是“毛遂自荐”、“内举不避亲”的美行。苏洵一生节操自守,绝无阿谀逢迎的奴颜媚骨,“庄栗刻削,凛乎不可犯”的气节令胡先酉肃然起敬。该文在这年4月眉山举行的“全国首届苏洵学术研讨会”上交流,并收入纪念苏洵诞辰1000年全国首届苏洵学术研讨会论文集《苏洵研究》一书中。

2010年8月,在参加纪念中国苏轼研究学会成立30周年的活动中,出于对苏轼一生始终坚持独立思考的敬佩,胡先酉提交了《谈谈苏轼的“疑”》一文,该文从谈苏轼《石钟山记》中对郦道元等的“疑”开始,然后历数了苏轼《东坡志林》《仇池笔记》《东坡手泽》中多篇对传统文献、权威著作质疑的文章,指出苏轼无论是对权威先贤,还是经典著作,能够在认真研读后对其有问题之处提出怀疑,疑得有据,疑得有理,并或通过引经据典,或亲自调查实践来解决疑问,这种敢疑、会疑、解疑体现出了严谨治学的态度,他在文中还对支撑苏轼在这种态度的独立思考是怎样形成的作了探究。该文收入纪念中国苏轼研究学会成立30周年《“苏轼创新理念与实践”研讨会论文汇编》中,并刊载于2010《苏轼研究》第3期上。

2011年,有感于在参与撰写《苏轼为官之道》一书涉及到众多的官职名称这点,胡先酉写了《三苏为官的职能及相关情况》一文,对三苏父子的官职职能及其相关情况作了粗浅的介绍,该文刊载于2011《苏轼研究》第1期。

2012年,胡先酉开始把注意力较多地转向苏辙。作为苏轼的弟弟,人们大都从苏洵的《名二子说》开始,一直以来,认为苏辙是个循规蹈矩跟在哥哥后面人。其实不然,在苏辙冲淡谦和的表象下面,潜藏的是敢说敢为、刚直不阿的性格,这从他年轻时嘉祐五年(1060)应制举写的尖锐批评仁宗皇帝的《御试制策》中可以看出。而苏辙在多年的艰苦贬谪流放生涯中淡然处之、豁达乐观并潜心于著述的生活态度犹让胡先酉感慨不已。这一年,胡先酉反复阅读了苏辙花了近二十年写作最后在谪居地龙川定稿的《春秋集解》,深为苏辙严谨治学、直书己见的精神所感,写了《<春秋集解>初探》一文,探究了苏辙撰写《春秋集解》的缘由,对他在书中对《春秋》这本儒家经典的所作的不同于诸如著名的“春秋三传”(《春秋左氏传》《春秋公羊传》《春秋谷梁传》)等的解说作了分析阐述。该文在2012年10月眉山召开的全国首届苏辙学术研讨会上交流,收入四川大学出版社2012年11月出版的全国首届苏辙学术研讨会论文集《苏辙研究》一书中。

2013年,胡先酉又写了《〈春秋集解〉对“春秋笔法”的认识与揭示》一文,结合《春秋集解》的具体内容,对该书表达的对“春秋笔法”的认识与揭示作了梳理和分析。该文刊载于2013《苏轼研究》第2期上。之后,他又对年老体衰、老眼昏花、手不能执笔的苏辙在龙川以口述而由幼子苏逊记录的方式撰写的《龙川略志》一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本书带有明显的回忆特征,苏辙在讲述自己所见所闻的逸闻趣事和间接追论朝政之中,或委婉含蓄,或直截了当地表达了自己的人生态度、政见看法。身处逆境、暮年体衰的苏辙其为国为民的赤子之心与不屈不挠的人生态度让他震撼,遂产生了完整介绍这本书的冲动,他准备以对全书作译评的形式来写。这一年,他完成了《龙川略志引》与《龙川略志第一》的译评,该文刊载于2014《苏轼研究》第1期上。

近七八年来,胡先酉被三苏文化研究院聘为特约研究员,加入中国苏轼研究学会,成为学会理事,因而除了自己读三苏写三苏外,宣传三苏也成了责无旁贷的任务。2012年,他与眉山苏学专家孙开中、赖正和、刘清泉一道,参与了由三苏文化研究院与眉山市人口计生委联合编撰的《苏东坡与人口文化》,他承担了“苏东坡与人口素质文化”中的“教育文化”的撰写工作,为宣传三苏的人口文化尽了一点绵薄之力。今年胡先酉又同孙、赖、刘三位先生一起,参加了眉山市方志办的“眉山两宋进士群体研究”课题组,他在承担的“眉山教育、科举”部分中,宣传了苏轼兄弟在眉山良好的家庭教育与发达的学校教育培养下同科及第的事迹。前不久,在眉山职业技术学院的道德大讲堂上,他以“苏轼的清廉及其启示”为题,向学院的数百师生宣讲了苏轼清廉的思想与事迹。

如今,胡先酉已年过花甲,他这样总结自己的三苏情缘:“看来这辈子从幼年就开始与三苏结下的情缘将伴我终身,我也愿意在自己晚年的日子里,与三苏不离不弃,从先贤的身上读取人生修养的精华,以怡然于我的夕阳岁月。”

 

孙开中,眉山高等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中国苏轼研究学会理事。选自2015年第1期《苏轼研究》。

 


(作者:孙开中 编辑:suxuetd)
上一篇:一生的坚守,不悔的抉择
下一篇:情系东坡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胡先酉的三苏情缘]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